感傷年輕一代理想主義湮沒 「八九」人士應拒絕主流體制的收編(王丹)

  王丹認為,「八九」一代青年知識分子非常傷感,但他們也是在社會轉型中承前啟後的一代。「承前」,是承襲上一年代的理想主義,也可以為轉型中的社會搭建一些理想主義的基礎;「啟後」,是因為「八九」一代已經體會到,面對社會最基本的武器就是回歸到我們自己本身,即使我們無法主動改變社會,把自己做好也是一種消極的抵抗。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