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輯:感恩這一課(金 庸)

編按:金庸曾為潘宗光著作《感恩這一課》寫推薦序,潘留下了金庸手跡,今特以刊出,以饗讀者。

人生在世,受到別人的恩惠很多。如果不是父母的養育大恩,我們怎能生到這個世界上來,而且成長成人?第一是要感謝父母的大恩。
其次是感謝師長教育的大恩。我們有許多人沒有機會受到正規教育,但我們從小自親友身上、社會的朋友們身上,學到很多的東西,我們從一無所知的孩童,成長為一個對社會有用的人才,所有的技能,都是別人教的,也是我們從別人身上學的。這些人的教誨,不管是有意還是無意的,我們都要感激,感謝他們的好意美德。
我們如果能有機會受到大學教育,大學中有必修課,也有選修課。「感恩」這一課,大學中沒有列為必修或選修課,但在我們心底,卻必定列為必修課,這不但是大學的必修課,而且是人生的必修課。金庸自己,曾深深受到香港理工大學的教誨。
金庸並沒有進理工大學念書,但潘宗光先生是我的好朋友,他在理工大學當了十八年校長。理工大學授給我「榮譽法學博士」的榮銜。我曾研究法律學,但沒有博士榮銜。理工大學授給我這銜頭,督使我更加用功的研究法學,不可辜負了這銜頭。理工大學以「理以致用」的理想教育學生,我也受到這四個字的感召,覺得學問得來是要用之於社會,不可自覺有了學問,就孤芳自賞,凡是遇到社會有重大的法學爭議,必須參預,以自己所知,努力使得社會人士得到公道,使整個社會依公義而行。
潘宗光先生後來專心潛學佛學,我也對此大感興味。我們互相勉勵,互相勸告修學。佛學博大精深,初學者不易入門,我們結合香港的同道,在這困難的道路上共同前進。空道、中道是十分困難的哲學思想,但我們有了眾多的同志,就能得到進步。佛指點我們的大道,這是必須感恩的原頭。同時我們有許多同道,大家共同前進,這也是必須感恩的一端。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