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驗「真」到「生」的旅程──現代藝術的追溯與意境之美(李國雄)

現代藝術的創作,是對未悉之領域,不斷地去探索和發現趣味;而它的形式,是多元而創新的。
現代藝術源於十九世紀歐洲大陸的藝術變革,自十七世紀的啟蒙運動以來,歐洲學院派的畫風被奉為圭臬。當時認為科學和理性能夠讓人得到終極的幸福,繪畫也隨着這股熱潮,以追求精準記錄物像為依皈。可是,踏入工業革命以後,城市文化轉變了社會的形態,人們猛然醒悟,科學並不能完全治癒人們內心的忐忑,文明也難以把人類的情感和意志昇華。大家看出傳統的繪畫,在主題和內容上,跟真實世界的人和事有差別,長久下來,不只窒礙了作者的創意,還束縛着觀賞者的想像空間;舊習越因循,自然對原創性的嘗試越感乏力,蹇舛的命途猶如西沉落日。面對困境,有志之士便另闢蹊徑,印象主義便應運而生;這群新晉的畫家,汲取了光學和攝影的原理,着重實境創作;主張畫家所要展示的,乃是他對光線色彩影像,剎那間微妙變化的第一印象和感受。於是一批前衛而新穎的作品便出現,藝壇的變革便沓然而至。

尋真的旅程
印象主義的核心是「求真」,認為藝術創作是從作者率真的感情啟航。這個觀念,正好跟哲學家康德主張的「直覺之美」相吻合,就是人以內心的直覺,來欣賞事物的純粹美。藝術創作既然觸及人的真情,自然便步上陳述人文和哲學的梯階。隨着心理學不斷研究人類內心世界的潛意識,理性主義備受挑戰;藝術家發現人心實在多變無常,不能以蠡測度,感悟到世上沒有不改變的事情。於是,表達人性的藝術創作,便從絕對轉向相對,美和醜,善與惡並沒有任何的鴻溝;而點線面色彩有其自身的形式美,會引起人五官的感受。藝術蘊涵着創作人的價值觀,創作是作者情感流露漂移的結果,而不是記錄物像的一個載體。今天,不管是什麼樣子的現代藝術創作,只要能夠充份把作者的感覺和意念表露無遺,便是合理,藝術作品的靈魂和價值,存乎於作者的真性情。從來出自衷情的藝術作品,都是有真有質,這便是現代藝術在創作上所追求的原點了。
印象主義促使有新形式的藝術創作,爾後繪畫逐漸留心光影色彩明暗的真實變化,開始把物像解構重置,以平面來體驗三維空間的事物,運用幾何來陳述非理性的想像,以最精煉的點線面來表達作者個人感受。最後刪繁存簡,只剩餘純粹的留白、色彩或圖線,達到惜墨如金的地步。現代藝術追求展示創作上最大的可能性,重視藝術家個人的獨有風格。
現代藝術在觀念和形式上的突破,亦有賴於吸取外來文化的養份。印象主義崛起之初,剛巧日本浮世繪和東方書畫藝術介紹到歐洲,它們蒼莽氤氳的寫意,變幻不紊的積墨和靈動的線條,有異於歐洲傳統重彩的畫法。印象派的大師莫內、馬奈、竇加、塞尚和後來的梵高,莫不諱語,他們的作品深受東方藝術的衝擊。眾所周知,畢加索鍾情非洲原始的雕塑,擷取了當中的菁萃,創造出嶄新的立體派藝術。不同源頭的文化,與各種視覺藝術的物料和資訊,都成為現代藝術創作的素材,跨界創作,實現藝術的百花齊放。在中國的畫史上,也不乏跟外來藝術的接觸和交流,而燃起意想不到的火花;傳統的中國繪畫,長年獨立發展,及至晚清,西方美學教育得到社會的重視,從而開啟了今天現代水墨畫的新風尚。這種善於運用外來文化,海納百川的態度,不只拓寬了創作的疆域,同時也壯大了藝術的恢宏氣魄。

生命力為無形的脊梁
現代藝術淵源自印象主義,印象派畫家揭櫫以自然為師。以自然為師就是人的心靈返璞歸真,重新與那無盡寶庫的大自然相契合,領悟當中萬事萬象的微妙變化;光影的流竄,或是色彩瞬間的動態,都蘊涵着豐富的生機和意趣。這種草昧原始的生命力,筆者稱之為「萬物的動力」。起初人與自然有不解的因緣,後來文明把人們從自然帶走,漸行漸遠,疏遠了心內無價的清風明月,因此,人近自然越深,便容易尋回本質。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