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康橋(金嘉倩)

在晚餐後的黃昏,我到Newnham College的校園散步,四周一片寂靜,繽紛的花叢散發着淡淡的清香,前一晚眼中的康橋又浮現在腦海中,不由得想起徐志摩的〈再別康橋〉:

輕輕的我走了
正如我輕輕的來
我輕輕的招手
作別西天的雲彩

望着西天燦爛的晚霞,我很感恩,有此機會在七月上旬到英國劍橋大學念一個英國文學的暑期課程,一門是我喜愛的莎士比亞悲劇《李爾王》(King Lear),另一門是我的新嘗試,「悲慘的南方:美國南方的文學」(The tragic South: literature of the American South)。《李爾王》由莎士比亞權威Dr Fred Parker主講,比較着重人性的分析,倒是少着墨於文字的運用、戲劇的張力等等,大約已假設大家對此劇本已有一個基本的認識吧。可惜的是他常常在喃喃自語,有時不太清楚聽得到他在說些什麼。「悲慘的南方:美國南方的文學」由Dr Elizabeth Moore主講。她對美國南方的文學有深度的研究,所以每課都很精彩。同學中有三位是美國南部人,他們的見解也有獨到之處。
隔了這麼些年,在劍橋重溫《李爾王》,真是別有一番滋味在心頭。上課期間有同學問劇中的Fool稱呼King Lear為Nuncle,那是什麼意思?教授讓我們看注釋,發現原來在莎翁的時代,孩子們用mine uncle稱呼長輩或監護人,漸漸的把mine的n音和後面的uncle連結起來,變成了nuncle。由於Fool是王室的弄臣,插科打諢是他的職責,所以他可以不按常理,像別人那樣尊稱Lear為My Lord。我當時就想到如果把這稱謂翻譯成中文,可不知道該用何詞。回港後翻查各名家朱生豪、梁實秋、孫大雨及方平不同的翻譯,倒可看到他們對原著略為不同的解讀。朱及孫都把Nuncle翻譯為「老伯伯」,梁譯為「大爺」,方譯為「大叔」,由於Fool弄臣的身份,他可以用揶揄的口吻和皇帝說話,當他說:「How now, nuncle! Would I had two coxcombs and two daughters」及「Beg another of your daughters」這兩段話時,意思是說李爾王應該戴上為傻瓜特設的雞冠帽(coxcomb),其實是以玩笑的口吻暗示李爾把皇權分給兩個不孝女兒的不智,所以我倒覺得譯為「老伯伯」可能太規矩了,不如「大爺」或「大叔」更有調侃的意味,而以大叔更為貼切。當然也須演員對語氣有適當的拿捏才能呈現莎劇的精粹。
之後這弄臣又再暗示李爾和他一樣,也是個傻瓜,居然把皇權及國土分給兩個不孝的女兒。當弄臣說別人不會相信一個傻瓜時,兩人有以下的對話:

Lear: A bitter fool!
Fool: Dost thou know the difference, my boy, between a bitter fool and a sweet one?

翻譯這兩句對話時有個兩難的情況。這弄臣因為聽到李爾用了bitter這字,所以他就順勢做了個文字遊戲,說有bitter fool及sweet fool,表面是說苦與甜,實在來說當然不止是表面的意思。莎劇中的所謂傻瓜,表面上胡說亂語,其實後面常帶深意甚至哲理。那麼翻譯時應如何把這文字遊戲表達出來而又不失那實在的意思呢?真是會顧此失彼的!現在讓我們看看各翻譯家的作品:

李:好尖酸的傻瓜!
弄人:我的孩子,你知道傻瓜是有酸有甜的嗎?(朱生豪)

李:刻薄的傻子!
弄臣:你知道一個刻薄的傻子和一個忠厚傻子的分別安在嗎?(梁實秋)

李爾:好一個苦憤的傻子!
傻子:你知道嗎,小子,苦傻子和甜傻子底分別在那兒?(孫大雨)

李爾王:好尖刻的傻子!
傻子:我的孩子,有尖刻的傻子,也有大方的傻子,你可知道他們有什麼不一樣嗎?(方平)

從上面的譯品,我們可以看到有兩位譯者選擇跟從弄臣的文字遊戲,用了「酸與甜」或「苦與甜」。我覺得朱的翻譯最貼切,弄人說的「酸」與「甜」呼應了李爾說「尖酸」中的「酸」,而且他把Fool譯成傻瓜,這「瓜」字也正好呼應「酸」與「甜」,成為一個complete imagery。而跟着這對話,後面的翻譯更為精彩:

李:不,孩子,你告訴我。
弄人:聽了他人話,
   土地全喪失;
   我傻你更傻,
   兩傻相並立;
   一個傻瓜甜,
   一個傻瓜酸;
   甜的穿花衣,
   酸的帶王冠。

對於朱的譯文,我只有兩點不太贊成。第一點是朱把Fool譯成「弄人」,我卻覺得梁的「弄臣」更好些。第二點是朱把my boy直譯成「我的孩子」,我卻更喜歡「小子」,後者似乎更切合弄臣揶揄的口吻。以上只是我個人的喜好,面對名家的作品,那是有點班門弄斧了。
七月中旬回港,從劍橋安寧、典雅的庭園回到香港撕裂、對立的社會環境,在此再憶康橋,憶她晨昏的寧謐,憶她學術的氛圍,憶她人文的關懷,對比香港彈煙四起,暴力升級,人心惶惶,思之令人心痛!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