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念楊絳先生

二○一六年五月廿五日,楊絳先生辭世。消息傳來,《幹校六記》、《我們仨》、《堂吉訶德》、《斐多》等書名紛紛浮現,按捺不住,馬上在網絡上重溫二○一一年播映的紀錄片《坐在人生邊上楊絳》,反覆聆聽楊先生的二段話語:

因為我是一個人代表三個人,我自己一個,還有已經去世的錢鍾書和我們的女兒錢瑗,那個時候,我跟錢瑗在錢鍾書的病牀前邊我們一起就商量好了一件事,就是說將來我們要是有錢,我們要捐助一個獎學金,這個獎學金呢,就叫「好讀書」獎學金,不用我們個人的名字,這是第一句話。第二句呢,「好讀書」獎學金的宗旨是扶貧,因為我們看到富裕人家的子弟,他們如果要升學呢,很方便,可是貧窮人家的兒女呢,儘管他們好讀書,而且有能力好好讀書,可是他們要上一個中學就有種種困難,上大學就更不用說了。(二○○一年錄影)

外語呢,不過是一個工具,那麼有種種用處,比如你們做外交工作,推出去的外語人才,現在你們單單學外語呢,後面還要學的東西多着呢,那麼這個是一個鑰匙。我就覺得錢鍾書跟我不一樣,他什麼事情判斷很快,一挑就挑出來,因為他底子好啊,他看的書多。你們讀書讀的多了,這是好的,這是壞的,一眼就看出來了。(二○○一年錄影)

楊先生的江南語調柔和堅定,話是對青年人說的,教人倍感親切。
懷着無限敬意,我們組織這個紀念特輯,諸位作者提供了珍貴的回憶和照片,錢楊典範,是不滅的文化燈火。
「我們不論在多麼艱苦的境地,從不停頓的是讀書和工作,因為這也是我們的樂趣」——這番話,穿越時光,煅鑄閱歷,越發鏗鏘有力。
——編者

特輯目錄:

夫唱婦隨:錢鍾書和楊絳的兩則故事 (欒貴明)

有關英譯《幹校六記》 (彥火)

楊絳在一九九九年 (田奕)

楊絳作品掠影 (胡真才)

「經受折磨,就叫鍛煉」:懷念楊絳先生 (金聖華)

憶明事理拒張揚的慈祥老人 (李景端)

最後的歲月 (施亮)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