戊戌變法一百二十周年祭──專訪近代史專家楊天石(陳志明)

戊戌變法發生在一八九八年,按中國傳統干支紀年,這一年是戊戌年。它以康有為作領袖,得到光緒皇帝的充分支持,是一場以救亡圖存為目的的愛國運動和近代中國意義上比較完全的改革運動,在中國歷史上有着非常重要的地位。戊戌變法的歷史經驗至今仍值得我們重視。今年是戊戌變法一百二十周年,同時是改革開放四十周年,毋庸置疑,「變革」是今年的主題詞。本刊就此專訪了中國社科院近代史研究專家楊天石先生。

普天忠憤下發出改革之聲
陳志明(下稱「陳」):尊敬的楊天石先生,很感謝您在百忙之中接受本刊專訪。請您談談戊戌變法的發端。
楊天石(下稱「楊」):一八四○年鴉片戰爭是中國近代史的起點,中國閉關鎖國的大門被英國打開之後,清統治階級中逐漸出現一批「睜眼看世界」的人。他們針對時局,提出「師夷之長技以制夷」,承認西方「夷人」也有比我們高明的地方,可以學習、效仿。這是近代中國最早向西方學習思想的萌芽。但是,學習西方,接着就產生了一個問題:如何對待中國的傳統文化?於是,就有人提出「中學為體,西學為用」,把西方的「奇技淫巧」上升為「學」,這說明中國人對西方的認識又進了一步。最初的「西學」概念,仍是以西方的科技為主,這批人主張學習西方的科學技術,辦工廠、興學堂,用新式武器裝備陸軍、海軍,以求富國強兵。歷史上稱這批人為「洋務派」,他們的一系列作為被稱為「洋務運動」。洋務運動促進了中西文化交流,一部分知識分子通過留學、出使等方式走出國門,發現「洋鬼子」在文化教育及政治制度方面也有許多長處,於是主張進一步向西方學習。他們被稱為早期改良主義知識分子,其代表人物有王韜、容閎、薛福成等。
光緒二十年(一八九四年),甲午戰爭爆發,堂堂的中國敗給島國日本,其結果是被迫簽訂了喪權辱國的《馬關條約》。中國朝野上下普遍視為奇恥大辱。這激起了國人的「普天忠憤」,也引起了國人的普遍反思,變法維新、救國圖強的呼聲隨之而起。一部分先進知識分子在深入思考:為什麼搞洋務、買兵器、練海軍這麼多年,還經不起小國日本的輕輕一擊?他們認為,中國人應該棄舊圖新,在保存君主制度的前提下改革政治。這部分人被稱為「改良派」或「維新派」。
陳:維新派代表展開了什麼活動?
楊﹕維新運動通過展開多種活動,逐步形成了規模和氣候。首先是上書請願。公元一八八八年,適逢中法戰爭失敗之後,康有為第一次上書光緒帝,要求變法。其前後共寫了七次請願書。其次是創辦報刊。在梁啟超幫助下,康有為於北京創辦《萬國公報》(後改名為《中外紀聞》),又在上海創辦《強學報》(後改名為《時務報》),風行一時。第三是組織學會。康有為在北京、上海組織了「強學會」;譚嗣同等在長沙組織了「南學會」。「南學會」具有議會的雛形。四是創辦學堂。在戊戌變法之前,長沙就辦了「時務學堂」,總教習是梁啟超,他在課卷的批語中指斥二十四朝皇帝大多數是「民賊」,並流露「排滿」思想。

政治改革遭遇大阻力
陳:從「公車上書」到下詔變法,歷史的細節需要認真細看。變法的內容涉及到哪些領域?
楊:一八九五年,《馬關條約》簽署,又逢全國科舉考試,四月初八日,康有為聯絡十八省應試舉人聯名上書光緒帝,要求下詔鼓氣、遷都、練兵、變法。在此前後,舉人、官員上書者共一百六十一次,達二千五百一十九人。四月二十三日,光緒帝採納康有為、梁啟超等維新派主張,頒布《明定國是詔》,宣稱「五帝三王不相沿襲」、「冬裘夏葛,勢不兩存」,要求大小諸臣,「各宜努力向上,發憤為雄」,正式宣布「變法」,主要內容有五點:
第一、文教改革:廢除八股,改試策論,將知識分子從「代聖人立言」的老教條中解放出來。除「京師大學堂」外,又下詔將各地書院改建新式學堂。
第二、經濟改革:發展商業,在各省成立商務局,促進商品流通、發展科技、獎勵發明創造、保護專利、允許民間辦工廠。
第三、軍事改革:訓練新軍,以洋槍、大炮等熱兵器代替落後的刀、箭等冷兵器,造兵輪、建海軍。
第四、社會風氣改革:將城鄉許多祠堂、廟宇改為學堂,破除迷信。
第五、政治改革:這方面涉及到權力的再分配。
陳:說到政治改革,光緒提出了什麼主張?遇到的阻力大嗎?
第一、開放言路:光緒皇帝下詔,允許報紙「指陳利弊」、「中外時事,均許據實昌言,不必意存忌諱」。又下詔,凡院、部司員欲條陳意見,可以上書,通過本衙門的「堂官」代傳。普通百姓可以到都察院呈遞。
第二、精減機構:撤銷詹事府、通政司等六個衙門,各省也要做相應精減。
第三、任用新人:維新派楊銳、劉光第、譚嗣同都被任命為「軍機衙門章京上行走」(秘書),參與新政。此外也仿效康熙、乾隆時期舊制,在紫禁城內開「懋勤殿」,使之實際上成為皇帝與維新派討論制度改革的機構(未能實行)。因為政治改革涉及到權力的再分配,這方面遭遇的阻力最大。
陳﹕光緒推行變法期間,將禮部六個堂官革職,當中發生了大事嗎?
楊﹕光緒雖然將「變法」定為國策,但由於守舊勢力頑強,官員的各類改革建議屢上,光緒的改革詔書屢下,然而動靜不大,進展很慢。六月十五日光緒下詔:各「部院司員」有條陳事件者,由各「堂官」代奏;「士民」有上書言事者,赴都察院呈遞。還特別提醒:「毋得拘牽忌諱,稍有阻格」。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