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還可以希望什麼?──林鳴崗《歲月艱難》隨記(楊煦生)

在人們的心目中,油畫家林鳴崗,無疑首先是一位大自然的傾情歌者。他以朝聖者式的虔誠、老僧面壁式的堅守、追蹤光影幻化,光天化日之下,攫取時間切片,固化造化洪流的某個充滿靈明的瞬間。這些被定格於二維空間中的靈明時刻,讓畫家自身,也讓作為讀者和觀者的我們,共同體悟那些「相看兩不厭,只有敬亭山」的奇特光景,讓我們這些深陷都市塵囂、常常雖也有酒可「把」、然而並無桑麻可「話」的俗世偷生者,卻也能偶爾「陶然共忘機」。有時候,面對林鳴崗所營構的空間,我們也許更還有那麼一絲爽然若失,於是開始重新審視一下我們面對的、灰頭灰臉棲身其中的這個「世界」、這個總是那麼理所當然的所謂「世界」……

辯經法會上一臉無辜的巫者
是的,這是人們心目中的林鳴崗,那個以風景油畫為主業、通過禮讚自然因而也禮讚生命的人。當然,他還有羅浮宮裏的臨摹歲月、還有巴黎街頭對百味人生的追蹤、還有陽光沙灘上對自由胴體的點彩式的讚頌, 這些都構成了他的人物畫的基調,為芸芸眾生造像──那是他的另外一番天地。而眼前這一幅被命名為《歲月艱難》、耗費了畫家數年時光的艱難製作,卻讓人有點躊躇—顯然,這既不是一般意義上的人物畫,亦非一般意義上的歷史畫,當然也不是某種弱化( 或弱於) 再現式的造型語言而致力於彰顯抽象玄思的觀念畫。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