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還無力撐起大國發展的需求(馬 玲)

當下,狂妄自大的民粹主義者相當不少,在他們的自信裏,似乎中國已經具備唯我獨尊之氣概,完全可以自力更生地屹立於世界之巔。確實,特朗普欺人太甚。美中貿易爭端搞得我們很煩惱,華為事件搞得我們很煩心。對「耍流氓」的美國,中國抗議歸抗議,合作還是要合作。這不,針對美方施壓中東歐國家讓它們勿用中國設備,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說:「動用國家力量打壓企業正當權利極不道德。」
另外,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已經抵達北京,於二月十四至十五日在北京舉行美中高級別貿易談判,爭執還是要上談判桌。我們仍然必須理性而冷靜地看待美國,中國還在成長,還沒有成長到已具備同美國抗衡的實力。不信的話,請看看後面列出來的「卡脖子」內容,相信你會潛下心來思考並捫心自問。

國外多種科技卡住中國的脖子
中國《科技日報》在民粹主義甚囂塵上之時,以責任擔當的義務,着力推出了「亟待攻克的核心技術」欄目,該報採訪眾多專家學者和有關機構,羅列出中國在科技領域被西方卡脖子的一系列問題。《科技日報》總編輯劉亞東說,他歸納的三十五項卡脖子技術只是冰山一角。這些「卡脖子技術」中,包括以下部分內容:
一、製造芯片的光刻機,中國生產的光刻機只相當於二○○四年的奔騰四CPU水準。
二、高速光芯片和電芯片仍全部依賴進口。我國產品與國外先進產品差距兩代。
三、三家美國公司壟斷了手機和個人電腦的操作系統。中國手機廠商免費使用安卓的代價就是隨時可能被「斷糧」。
四、飛機上安放發動機的艙室,是航空推進系統最重要的核心部件之一,我國在這一重要領域尚屬空白。
五、觸覺傳感器是工業機器人核心部件。精確、穩定的嚴苛要求,攔住了我國大部分企業向觸覺傳感器邁進的步伐。
六、OLED面板製程的「心臟」,由日本掌握其咽喉,中國還沒有生產蒸鍍機的企業。
七、一部手機主板上三分之一的空間是射頻電路,中國雖是世界最大的手機生產國,但造不了高端的手機射頻器件。
八、燃氣輪機廣泛應用於艦船、火車和大型電站,但這能源安全的重要一環中國仍然受制於人。
九、激光雷達是自動駕駛汽車的必備組件,決定着自動駕駛行業的進化水平,但在該領域國貨幾乎沒有話語權。
十、中國是最大的電容和電阻基礎電子元件市場,但國內企業的產品多屬中低端,日本這方面做得最好。
十一、中國的核心工業軟件領域基本還是「無人區」,工業軟件缺位為智能製造帶來了麻煩。
十二、中國已經連續五年成為世界第一大機器人應用市場,但由於沒有掌握核心算法,高端機器人仍然依賴進口。
十三、支撐飛機的起落架必須依靠特種鋼材,我國在高純度熔煉技術方面與美國還有較大差距。
十四、高鐵所用的鋼軌,需要銑磨車「保駕護航」,但銑磨車的最核心部件銑刀仍需從國外進口。
十五、高壓柱塞泵被稱作液壓系統的「心臟」。中國液壓產業大而不強,九成以上依賴進口。
十六、航空設計軟件已邁入數字化設計的新階段,設計飛機需要的十幾種專業軟件全是歐美國家產品。
正如一篇公眾號文章的標題所言:「中國依賴美國的根本不是什麼經濟,而是發展的原創驅動力」。美國擁有開創世界全新科技、全新產業、全新生存空間的超強能力。這能力包括新能源、新材料、新信息、新醫學、新農業、新空間……美國不停給世界帶來新產品,譬如飛機、交流電、留聲機、電視機、電冰箱、洗衣機、電子計算機、空調、激光器、光纖、計算機操作軟件、互聯網、芯片、移動電話、特效藥物、太陽能電池、機器人等等。美國軍隊能夠打贏戰爭,不是依靠強壯的體魄、嚴明的軍紀、吃苦耐勞的精神,而是靠不斷湧現的顛覆性軍事技術,讓敵人的武器裝備不斷過時從而導致敵人面對美軍時只能被動挨打,如飛機、潛艇、雷達、氣密增壓式遠程轟炸機、原子彈、噴氣式發動機、雷達隱形技術、激光制導技術、巡航導彈技術等等。確實,二十世紀的許多新產業,幾乎都來自美國的原創。比如航空、洗衣機、空調、電子、半導體與芯片、激光、光纖、機器人、互聯網、大眾傳媒、碳纖維、計算機軟件、網絡商務、網絡娛樂、現代醫藥、快餐連鎖等等。
特朗普上台後,對中國不斷施壓,目標顯然不僅在於經濟和貿易,而是要扼住中國的喉嚨。眾所周知,美國民主黨和共和黨鬧得很厲害,鬧得政府關門都創了美國記錄。但是當特朗普在國會演講談到如何對付中國時,國會議員興奮得已根本不分兩黨分割,十分熱烈地鼓掌,兩黨人員更一起站起來鼓掌。這說明,美國國內有再多的矛盾和爭執,但在打壓中國的方向上槍口是一致的。特朗普挑起中美矛盾之後,特別是華為的孟晚舟被美國要求從加拿大引渡後,國內的民粹主義情緒甚是高漲。中國從最初的「不惜一切代價」,到現在的談判越來越趨於理性,這裏面的深層變化,暗示了一點:中國現在還不具備與美國展開較量的條件。

文化與制度才是問題根源
中國眼下無法與美國匹敵,不僅是人才的問題,更是文化和制度的問題。如果中國的文化制度問題不解決,即使靠仿效的科技立足,也支撐不久。中國用了一千年的火藥沒有進步到TNT炸藥,燒了二千年的蠟燭沒有進步到電燈,看了三千年的羅盤沒有進步到GPS。這三個發明,分別對應的是化學、物理學、天文學和數學。這背後不是技術的落後,而是文化和制度的缺陷,猶如魯迅在其雜文〈電的利弊〉裏批評揶揄的那樣:「外國用火藥製造子彈禦敵,中國卻用它做爆竹敬神;外國用羅盤針航海,中國卻用它看風水;外國用鴉片醫病,中國卻拿來當飯吃……」即使中國現在揚名天下的「新四大發明」:高鐵、掃碼支付、共享單車和網購,也基本上是對國外產品的複製或仿效。我們不得不看到,中國的仿效力很強,但中國的原創力很弱。
據《華爾街日報》報道,中國正吸引在美國矽谷工作的中國工程師、科學家和其他技術人員回國效力。這些矽谷精英回國後進入騰訊、《今日頭條》、百度等公司任職。為什麼這些中國人才願意放棄美國的工作機會和綠卡回到中國呢?《華爾街日報》認為,一、中國巨大的市場和多達逾七億的網民能帶來海量的數據和市場需求,這是美國無法比擬的;二、中國市場不但催生了像騰訊和阿里巴巴這樣全球市值排名前十的科技巨頭,還孕育了大量獨角獸─現在全球估值最高的初創公司有三家位於北京而非矽谷;三、中國的互聯網市場處於高速發展的紅利期,中國公司給出的薪酬超過了美國同行。另外,特朗普在移民政策上的一意孤行,也催促了中國高科技人才回國發展。
幾乎與此報道發表的同時,一篇名為〈華為之痛李寧之傷〉文章,從另一個角度闡述了科學家的不堪。面對目前中國民企的困境,劉鶴曾呼籲﹕「中國應像尊重科學家一樣尊重企業家。」然而,有些人質疑,科學家未必就被尊重了。比如,中國農業大學教授、中國工程院院士李寧,因在二○○七年四十五歲時就當選為院士,被稱為最年輕的工程院院士以及「轉基因院士」。他是大學的學術領頭人,擔任了二○○八年經國務院常務會議批准立項、投資約二百億元的「轉基因生物新品種培育科技重大專項」的副總工程師。這位發現和克隆了多個影響動物重要生產性狀的基因,並建立和發展了中國動物克隆和乳腺生物反應器研製體系的科學家,卻被吉林省松原市長嶺縣的司法機關逮捕了。
二○一四年六月二十日,吉林省松原市長嶺縣檢察院以李寧涉嫌貪污通報:「經初步查明,李寧利用職務便利,以虛假發票和事項套取科研經費轉入本人控制公司方式,先後涉嫌貪污公款二千餘萬元。」長期擔任重大課題負責人、國家重點實驗室主任的李寧,因參股或控股開辦了多家企業,並通過「殼公司」參與課題撈取公款,直接導致其「出事」。為此,二○一五年一月十七日中國工程院主席團暫停了李寧的院士資格。李寧案觸及了科研領域一個存在已久的漏洞,即科研經費的使用合理性問題。科研經費買書可報銷,買材料可報銷,買設備可報銷,出差開會也可報銷,但是人的創新與貢獻卻難以報銷為錢。在李寧之前,清華大學教授付林已經坐了一回類似的過山車。付林坐了六百九十九天牢獄之後,被取保候審;九百一十八天之後,檢察院才於二○一八年九月二十日撤回對付林的起訴。但因為檢方的撤訴,關於科研經費制度的問題未能在法庭上展開充分辯論,科學家隨時可能揪尾巴的殘酷現實還在。這個殘酷現實讓李寧陷在東北長嶺縣的一個縣看守所裏已五度春秋,不能探視不能通信。李寧的一眾學生坐車四五個小時去看他,卻只能在傳達室存點錢送點書而已。
業內人說,問題出在制度上。教授收入不高,借助企業參與科研以便「報帳」並不在監管之列。不少師生認為,李寧案不僅涉及個人道德,更重要的是暴露出諸多制度性漏洞。有一張照片很讓人感傷:李寧的一眾學生身穿博士服,簇擁着正中間的那張空椅子,那是留給被羈押在偏僻之地的老師尊位。一個年輕有為的院士,在看守所被羈押了五年,這五年青春對於一個研究者來說意味着什麼?這麼羈押一個行業帶頭人對於整個行業研究的影響會有多大?五年裏為什麼不能取保候審?為什麼不能先讓他出來做研究?

中西文明的本質是思想力的差距
說到底,中西方文明的差距,最本質的是思想力的差距。中國人的個體思考力和創造力並不低下,但是歸為整體時就顯得低下。因為人們迷信權力和權力的認可,缺乏質疑和特立獨行。人們難以沉下心來由衷相信科學、相信邏輯、相信規律,所以涉及文化思想領域的獨創就會鳳毛麟角。
美國是中國成長的「天花板」嗎?學者朱鋒撰文認為,從國土資源、人口規模、教育與科技能力以及現有的工業發展規模等各種因素來看,中國是最有潛力實現綜合國力和美國一樣強大的國家。儘管美國今天對中國還保有明顯的國家實力優勢,但不是因為美國對中國的打壓和限制就注定無法讓中國繼續前行的。如果一個國家是另外一個國家發展的「天花板」,根本原因不是國際競爭和他國施壓的存在,而是自身競爭能力無法及時和有效地成長與壯大。在美國以及美國鼓動它的盟國制衡中國的當下,國人更需要衝破思想的牢籠,放飛創造力和想像力,在制度上提供寬鬆環境,讓這個大國的思想文化跟上大國的發展腳步。

(作者為本刊特約主筆。)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