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右派」生涯 (陳 震)

我今年八十四歲,二十四歲那年被打成右派,「花樣年華,正待綻放,卻已凋零……」
我要感謝親人和喜歡過我的人。也感謝那些欺侮我,折磨過我的人。前者在精神上支持我歷盡坎坷。後者用獄火焙燒錘煉了我,使我擁有極大的財富—運動員般的體魄和頑強不屈的毅力。
我於一九三三年二月下旬在重慶出生,取名陳訓能。父親陳肇虞,字學池,母親王幼茗。我有個大我三歲的同父母哥哥陳訓明,還有一位大我十五歲的異母姐姐陳訓方。我出生三個月父親即因肺疾去世。父親一八九五年生於四川樂山,自幼好學,整日手不釋卷。一九一五年考入上海震旦法文書院,一九一六年轉入北京大學預科,一九一九年考入北大經濟系,一九二三年畢業。但這一切,年幼的我都是不知情的。多年以後,我姐姐的女兒,即著名社會改革家盧作孚的長孫女盧曉蓉和她的丈夫、北大中文系教授嚴家炎,到北大檔案館查找父親的資料,有關他的一切才逐漸清晰起來。
父親去世後,家道中落,哥哥被人收留,我們母子的生活沒有了着落。父親去世前,在四川善後都督劉湘政府任職。同僚朋友較多,共詢我母親,今後作何打算:「如另行改嫁,眾皆無議;如願守撫小孩成人,則共扶之。」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