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祖母(鍾 玲)

一九四九年以後在台灣整整有一代外省人,在成長的生活中沒有祖輩陪伴。一九四九年左右有一百三十萬軍民隨蔣介石渡海南遷台灣,包括六十萬現役軍人和七十萬公務員和百姓。大多數是單身男性,少數是父母帶着未成年的子女來,能到台灣來的祖輩很少,記得余光中老師的父親和余太太范我存的母親來了台灣。我們高雄左營各眷村都是父親服役於海軍,太太、孩子跟着來到台灣,祖輩都留在大陸家鄉。還有無數軍隊裏的軍士單身來台,他們在台灣娶妻生子,孩子長大都沒有祖父、祖母陪伴。
我卻是被祖母疼愛過,由出生到兩歲,疼愛了兩年。
這張五個人闔家照(見圖)應該拍於南京,什麼時候拍的呢?如果我們細看父親鍾漢波海軍制服袖口上的軍徽,兩粗杠一細杠,是少校軍階,父親於一九四六年八月一日升少校,一九四七年三月六日赴東京任中華民國駐日大使館武官。所以這張照片是我一歲半左右拍的。母親燙了勝利後的流行髮式,那少年是我小叔鍾漢琪。祖母灰白的頭髮光潔地梳在耳後,穿深色的緞面夾襖。六十歲的祖母五官端麗,年輕時必是位美人。祖母緊摟住我的肚子,雙手交叉,護衛周全。我穿的那麼厚,應該是冬天。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