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與李敖先生的書緣 (李 昕)

聽聞李敖先生去世的消息,雖早有思想準備,也還是頗感震驚。春節前兩天,我曾打電話給李敖夫人王小屯,詢問李敖病況。夫人告訴我,他已經到了「最後時刻」,放療不能再做,而靶向藥物無效果,癌腫又有擴大。這些天,我一直想抽時間去台北和他作一告別,誰想到他走得竟然這麼快!
我和李敖因書結緣。作為編輯,我一共給他編過十來本書,有過很多愉快的合作,但是也常常爭爭吵吵。總的來說,我感覺和李敖合作,如果他不信任你,就很難,有時你會覺得他疑心、戒心太重;但是一旦雙方了解了,你取得他的信任,合作便很容易,你又會覺得他是一個非常大氣、通達的人,能見真性情,辦事爽快之極。

關於蔣介石兩書的麻煩事
我為李敖出書,自一九八九年始。當時我在人民文學出版社(簡稱人文社)主持編輯了《獨白下的傳統》、《北京法源寺》、《李敖自傳與回憶》等七本作品。這是李敖著作首次通過正式授權在中國大陸出版。那時,他在中國大陸還少為人知,但是我早已讀過他一些著作的盜印本,對他可謂崇拜和景仰。出書時,我們考慮到不久前柏楊的《醜陋的中國人》曾引起轟動,便藉機造勢,將李敖和柏楊捆綁在一起宣傳,使李敖著作一出版就非常暢銷,《獨白下的傳統》發行了二十萬本,其他幾種也一般都在三至四萬冊,可謂社會效益、經濟效益俱佳,大家皆大歡喜。但是,我將李敖《蔣介石研究》中的文章編選為兩本專題選集《蔣介石其人》和《蔣介石其事》,出版時卻惹來不小的麻煩。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