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與荷君有個約會(李翠妍)

荷花既有傾城之貌,又有君子之德,每年夏季都挺立於瓊池之上,慕名而來的文人雅士皆陶醉在荷君氣度超然的神韻當中,流連忘返。這位花中君子,原來又是為人拔除病苦的仙翁,由上至下,全株都是靈丹妙藥呢!
荷塘的韻味,不論早晚,一樣引人入勝!李白在〈古風〉組詩中寫道:「碧荷生幽泉,朝日艷且鮮」,他欣賞朝陽下蕩漾於碧綠池水的荷花,波光粼粼,使荷花更添朱紅悅目,仲夏風光明媚,映入眼簾。至於荷塘月色,同樣是明淨雅致,孟浩然寄情〈夏日南亭懷辛大〉,抒發對友人的思念:「荷風送香氣,竹露滴清響」,黃昏之後,暑熱減退,荷花的清香不經意地乘晚風撲鼻而來,悠然的夏夜時光,閉起雙眼,一樣可以換個角度,好好細味荷的優雅。除了清雅的外表,荷君的生長習性又好比君子高尚的情操。周敦頤的〈愛蓮說〉形容荷「出淤泥而不染」、「中通外直」、「不蔓不枝」,就像君子修身自愛、耿直不阿。而從中醫學的角度,荷君又有更「貼地」的實際用途。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