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掛在耶魯的牆上(孫康宜)

最近我一直回憶過去這三十六年以來在耶魯大學教書的許多難忘細節,尤其是那種與耶魯之間的不尋常緣分,簡直就是在為人生的奇妙遇合做注解。請容我慢慢道來。

話說,二○一八年四月二十日是耶魯大學戴文坡特學院(Davenport College)一個重要的日子。就在那天我和該學院的前任院長Richard S. Schottenfeld、另一位教授Paul Kennedy、三位校友以及三位職員分別被展現在兩幅很大的畫像中,畫像被高掛在戴文坡特的飯廳牆上。那天的剪綵典禮(稱為unveiling ceremony)雖短,卻十分莊嚴而感人,許多耶魯的領導、教師和學生都參加了這次盛會。重要的是,這兩幅畫像乃由美國著名畫家Brenda Zlamany所繪,她尤以近作「耶魯十九世紀末七位女博士畫像」(目前存耶魯大學總圖書館中)聞名美國常春藤校園。

剪綵典禮當天,我的心情是極其複雜的。首先,我的感動興奮之情自不待言。然而,耶魯大學戴文坡特學院充滿了許多名教授,而我並非該學院最資深的教授。心想該學院的委員會怎麼會選上我,讓我成為牆上畫像的人物之一?確實這世界充滿了偶然,卻又十分真實。總之,我始終說不出有什麼特殊理由,讓我也和其他幾位人士一起進入了畫中,一同走進了耶魯的校史。原來這種把學院院長和精選的教授、學生以及職員的畫像掛在牆上的做法,在耶魯還是第一次發生。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