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愛蓮的左膀右臂吳靜姝 (江青)

吳靜姝在戴愛蓮口中永遠是Lollie,向別人介紹Lollie時,也總是說她以前是我的學生,現在她是我的助手。挺引以為傲的口氣。而戴愛蓮在吳靜姝和我的口中永遠是戴先生。

我在戴先生北京家見過吳靜姝幾次,她老在忙出忙進,我們點頭微笑用上海話隨便打個招呼,沒有機會深談。

吳靜姝是我學長,給我印象最深的是五十年代末期,排演《天鵝湖》,她年紀輕輕卻被蘇聯專家古雪夫挑選飾演母后一角,她個子高挑,線條長,美麗而優雅,說不出的一股傲氣自然的流露出來,兩個酒窩溫柔的鑲嵌在鵝蛋形臉上。她的氣勢壓得住台,在台上那麼亮麗,有鶴立雞群之感。

好像聽戴先生講過,Lollie的第一語言是英語,因為她們之間大多數用英語交談,我感到她的背景有點與眾不同,但從來沒有細問。

多年前看小愚姐章詒和女士《往事並不如煙》中《最後的貴族——康同璧母女之印象》,她在書中描寫羅儀鳳邀請她去家中給母親康同璧祝壽:

轉瞬之間,我彷彿回到了「萬惡的舊社會」。
…………
其中最年輕的一位女性穿的是銀色軟緞旗袍,腳下是銀色高跟鞋,淡施脂粉的嬌好面孔,煥發著青春的光彩。
我問羅儀鳳:「她是誰?實在是太漂亮了。」
「她姓吳,芭蕾舞演員。上海永安公司老闆的外孫女。」
這時,我聽見康同璧問她:「你的媽媽好嗎?」
…………
「媽媽說話常帶出英語單詞。越是著急,英語就越是要蹦出來。為了這個,批鬥時吃了不少苦。」她還模仿了一番母親怎樣「英漢雙語」地說話。那活靈活現的表演,讓大家拊掌大笑。

我一看就猜想一定寫的是吳靜姝無疑,結果,有機會向小愚姐求證時,她說時間太久遠了,只記得姓吳,名字不記得,但印象很深。小愚姐見多識廣,要她誇獎一個人「實在是太漂亮了」還真不容易。

(如欲閱讀全文,可選擇明報月刊iPad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

(作者是旅居瑞典和紐約的舞蹈藝術 家。)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