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開了!(李志清)


命,是早註定了嗎?
二○○一年因頸椎病,開始把漫畫創作減產,轉投藝術創作。
大明星好友朱寶意定居上海,認識一位術數師,太太把我的八字給他,為我算一算,我說別迷信什麼鬼神!太太當然不聽。
隨後收到兩盒錄音帶、一張紫微斗數星盤紙,寫着:「清顯之格,揚名聲顯父母!」心想也好,如果準的話,這是對父母最好的回報。錄音帶用普通話播着:「絕對是好酒!絕對是好酒!」連說兩遍,「○七年這埕醞釀中的芬芳美酒就會打開!」
幾年過去,沒放在心上,直至○七年六月的一個下午,正與太太午飯,接到日本領事館來電,說我得獎了!要到日本作十天交流,轉頭跟太太說過便繼續把飯送進口裏,太太也沒有追問什麼,兩人好像沒事兒一般。得獎前,舊公司的日本同事宮澤洋子小姐問我,拿我的《孫子兵法》參加比賽好不好?我一向對什麼比賽興趣不大,宮澤的好意,就由得她吧,無心插柳竟然得到首屆金獎!消息一發放,工作室整天擠滿記者,才知道大件事!


日本「國際漫畫獎」由日本外務省設立,當時的外相麻生太郎所倡議,被譽為「漫畫界的諾貝爾獎」(聽到這個說法,我會面紅)!
委員長為麻生太郎外務大臣,評審團有里中滿智子、千葉徹彌等漫畫家及小學館的編集長、東京大學的教授、國際交流基金會等人士。
七月一日出門前,太太說:「要叻啲!」獨自抵達日本機場,接待的國際交流基金會人員及相關官員已在等候,七月二日先有講談社、朝日新聞等訪問,下午五時抵達「飯倉公館」舉行頒獎典禮,由大臣「挨拶」開場白,當外相麻生太郎步入禮堂,整個氣氛頓時緊張起來,隨後幾位人員好像保鑣一樣的神色,評審委員長里中滿智子演講後,便頒發不同獎項給得獎者,獎座設計成漫畫的說話圈圈,一邊日文「漫畫!」兩字、一邊英文寫着「MANGA」,下面是第一屆國際漫畫獎金獎二○○七及我的名字,由麻生外相手中接過獎座,我頓時手中一沉,獎座足足有五六斤重吧!像一個小啞鈴,拿着分量十足的獎座演講,真有「白毛浮綠水,紅掌撥清波」之感,上面裝作輕鬆,下面卻手忙腳亂,所有獎項頒發後拍大合照,得獎者與麻生太郎坐着前排,後面站着的竟是兒時的漫畫偶像千葉徹彌、藤子不二雄A、水島新司、弘兼憲史、矢口高雄等等,這個感覺實在太奇妙!


隨後八天的交流,其實是一次漫畫產業鏈的深度遊。參觀漫畫家井上雄彥現代化的工作室,他的一雙眼睛清澈流螢好像得道高僧;小學館森嚴肅穆宛如寺廟,編集長戴上白色的手套拿出浦澤直樹的手稿,我們張大了嘴,聽着他解說;動畫公司層層工序分別在不同的樓層,最高層掌控時間,時間就是動畫的氣韻與生命;京都精華大學是最早的漫畫大學,接待教授是漫畫家竹宮惠子,她的編輯竟然又是我的老朋友松岡博治;由學校改建成的漫畫博物館,收藏了日本整段漫畫的歷史;手塚治虫紀念館、三鷹之森的吉卜力美術館,叫人目瞪口呆,最後是動漫迷的寶地秋葉原,在在都感受到委員會的悉心安排,我雖然在漫畫行多年,仍然體驗到不少新奇事物!


趁此機會我們遊覽了京都,金閣寺、銀閣寺、二條城……其中在銀閣寺一條幽幽的山坡上,約三十尺之外有一尊小菩薩,前有一小碗,像拳頭大小,領隊說用錢幣投進碗內,就能願望成真,我從口袋裏拿出一個五円,它的日文跟「緣份」發音一樣,隨手一揚,這個「緣份」竟然就投進碗內,釘着不動,旁邊一眾不禁嘩然起來大聲歡呼!叫我快快許願,我在心裏默許……
命!早註定?
一年後香港駐日辦事處的朋友,跟日本相關部門,為我在橫濱舉辦了一場個人畫展,其中一對六十多歲的夫婦,上前跟我打招呼,我遞上名片,回港後收到老夫婦寄來的一封信,感謝我為他們帶來一場這樣的展覽,要衷心鄭重地說一句多謝,手執着信,顫抖着的我莫名感動,內心深處好想嚎啕大哭一場!
○七年的那埕酒打開了,醞釀中的另一埕,不知何年何月,在哪一個美麗的日子把它打開來,到時有幾位珍惜的、愛你的人,像那對老夫婦的,一同分享,足矣!

(作者為香港畫家。)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