批評與回應

敬啟者:

  先生於八月號卷首語引《尚書》「允執厥中」說明中國之人文精神而論及「治國、治世」之大道「中庸」,本是至理明言,可惜二千餘年來中國人「只說不做」。反而歷代「小人當道」,將中國人之「鬥爭哲學」發揮至極峰、陷「中國人社會」於水深火熱中也!
  反而「歐西社會」於近二三百年來能實現「中庸」之道,果於二十世紀後執「現代人類文明社會」之牛耳矣!此即其「民主普選」制度也(以圖表分析之)﹕

 

左派選民 中間派選民 右派選民
(含極左派) (中間偏左)(中庸派)(中間偏右) (含極右派)
15% 70%
(其中約20-40%消極)
15%

 

 

  由上表可知,「民主普選」在「少數服從多數」之原則下,「中間派選民」(亦即中庸派)主宰「當權者之命運」,因而「民主社會」均常走「中庸路線之政策」也!當然,「中間派選民」能否成熟至具獨立思想人格以實行神聖一票?則有待「教育」及「文化」(如書刊之引領也)。先生應屬文化界巨擘頭!

  此致
潘耀明總編輯

 

                                        一讀者上
                                        八月三日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