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古啟新芻議(徐健國)

中華文化雋永博古,源遠流長。何謂善待歷史,何以承古為繼,又能尚新開來?索求己任,是本文以繪事求教諸君的拋磚引玉之舉。
中國山水畫自五代興,意求謹密隱逸的風格,故皴法錯落密集求雲雨滋潤的澤明。宋代理學興格物致知的心神捷美,故皴法剛勁高雄如解衣磅礡而求高雅。元人則起獨步寒江悲切傷感情繫天下的閒情逸致。自宋元以降除個別畫僧之外,中國畫的旨意逐漸脫離了文哲倫理的思考,人性薈萃的追求,輕視外求造化,中得心源的造詣,墮為筆情墨趣的遊戲,故上學下技泥古世襲而與藝術的本義漸行漸遠。再觀今之中國畫壇,在禮信缺乏,仁義式微的氛圍下,妄自菲薄目空一切的藝品,或暴戾之氣充斥,或信手塗抹為快事。是故,國人當樹恭讓謹良為普世價值以濟眾生,追根溯源,返璞求真,為士大夫文人振興中華文化之根本。是故,精取五代宋畫之精神,以詩風道骨為,闡禪意儒禮,兼精緻逸情。景取所據當代華市樓廈,車道縱橫交錯的繁昌,含道應物,澄懷為象,發微中華人文景觀於寸尺丹青間,重塑仁義禮智信之根本以達到古為今用的境界。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