抽籤與現代民主(陳 彥)

本世紀以來,研究抽籤與民主關係的著述日漸增多,有關理論也日趨成熟。在實踐領域,抽籤作為一種政治運作形式,正在日益普遍地登堂入室,成為民主運作機制中的一個新手段。
去年十月,法國創立「公民氣候會議」,其一百五十個成員全部由抽籤產生。這一公民會議的全部工作是在為期六個月的會期裏,討論如何解決法國在二○三○年之前將溫室氣體排放至少減少百分之四十,並提出達到這一目標的具體方案。總統馬克龍承諾,到二○二○年四月「公民氣候會議」提出方案之後,政府對方案擬定三種處理方式:一、交由議會表決;二、付諸公民投票;三、政府照章執行。在此之前,在世界各地的民主程序中,抽籤都有不同程度的實施。但此次「公民氣候會議」的成立,將減排這種涉及到社會各方重大利益的決策交給一個由抽籤隨機選出的機構決定,無疑是法國在抽籤民主方式上邁出的一大步。

抽籤保證了民主的公平性
在當今社會,除去宗教占卜等活動,抽籤的應用實際上是甚為普遍的。體育賽事的編排、遊戲角色的扮演、購買彩票乃至服兵役等,為了公平,經常會用抽籤的辦法決定。在政治領域,在當代民主制度中啟用抽籤雖然是一個新現象,但是抽籤對於民主來說並不陌生。從古代雅典城邦到中世紀意大利威尼斯、佛羅倫斯等商業共和國的民主運作,抽籤都佔有重要位置。有鑑於此,有人甚至認為古代雅典城邦的直接民主和抽籤程序要比現代民主制度更為優越。從一種意義上說,這一說法並不錯。古代雅典城邦的民主制度的特點就是直接民主,其最高權力機構是公民大會,全體城邦擁有公民身份的自由人都有權參加。公民大會休會期間,權力執行機構五百人議事會和最高司法機構人民法庭成員是由抽籤決定的。通過隨機抽籤從全體民眾中選出政權領導人具有強大的代表性。同時,通過抽籤,理論上人人都可以輪流成為管理和被管理者,這也保證了民主的公平性。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