拚命辦好她! (張曉卿)

  二〇〇〇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高行健捎來了對《明報月刊》四十五周年的祝賀。他的賀詞是這樣說的:「在(香港和)海外,一個無利可圖也無國家支持的人文刊物,有四十五年的生命力,有覆蓋全球的中文讀者圈,有如此寬闊的視野與綜合性質量,就值得祝賀與紀念。」

  高行健的賀詞是令人鼓舞的,也是對《明報月刊》最大的策勵!

  過去《明月》所走過四十五年漫漫長路,是艱辛而曲折的。查良鏞先生在《明月》創刊四十周年酒會上的講話指出,他在一九六六年那樣複雜的政治環境下創辦《明月》,是「拚了命的」。中國大陸的文革就是要「革中國文化之命」,我們決心保衛中國文化。這就是當年辦《明月》的因緣。這一決定,是頗壯烈,俱見膽識和勇氣。查先生在講話中,還擔心《明月》將來「可能抵擋不了商業考慮的壓力,可能會在暴力之前害怕了、退縮了」。五年後的今天,《明月》並沒有淹沒在商業大潮之中,也沒有屈服於暴力之下,她還是那麼溫文爾雅,兼容獨立、不黨不私。為了保存她,延續中國文化的薪火,我們將秉承當年查先生「拚命辦刊」的精神,拚命地保存她、發揚她、提升她!

  在逝去的人類歷史的夜色裏,不少流星光芒炫目,但稍瞬即逝;有的星宿卻孤獨地燃燒着,發光發熱。《明月》彷彿是籠罩着濃厚商業氣味天宇中一顆不屈的星宿,只要她還沒有完成歷史使命,她還是要繼續燃燒下去,發出一抹幽微的光芒。

  四十五年的風雨歲月已過去了,我想在這裏重複我在《明月》四十周年酒會上的講話:「我們將不負大家的期望,勉力為二十一世紀精神文明的建設竭盡綿力。」

  (作者是世界華文媒體有限公司集團執行主席、明報月刊社長、丹斯里拿督爵士。)

文章回應

回應


張曉卿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