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華遺絮(馮 戈)

九歲左右,一家八口蝸居百多平方呎,自己的空間是雙層床的上格,寬三、四呎,一邊貼牆。只有一扇窗,就是林太乙主編的《讀者文摘》中文版,每月一本,看完了都捨不得丟棄,向屋內的雜貨店討來一對裝罐頭用的扁平舊木箱,放在床上靠牆豎立,成了書架,把每一期保存下來。架上滿了,就把最舊的移到床底下的大皮箱裏,次序不亂。這是我最早的收藏經驗,留下與文學的一世因緣。

八十年代末,生平第一次買一整箱十二瓶的葡萄酒,是一九八五年的Château Margaux。從此生活旁添支路,容倦時小休。貯酒櫃內恍如產酒區的地圖,每瓶藏品就是插在圖上的一面小旗,從波爾多的左岸開始,繼而右岸,兩岸皆破後轉到布根地、隆河、香檳區。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