捅破充滿謊言的汽球 (卷首語-潘耀明)

  命運並不能解決問題。人是思想的探索者,只有思想方面的探索能使人找到新出路。①

  ——勞倫斯

  勞倫斯曾說過:「人生就是不斷在意識領域冒險的過程。雲柱和火柱、晝與夜輪番在人面前穿過時間的荒野,直到人開始向自己一次次地撒謊。然後,謊言就走在人的前頭,就像螞蟻頭上頂着的胡蘿蔔。」②

  當中國十億人像螞蟻頂着胡蘿蔔,遮蔽着雙眼講瞎話時,鄧小平以一個清醒者、思想探索者,敢於「在意識領域冒險」,用毅然決然的勇氣和氣魄,從瀰漫神州的滿天謊言中排眾而出,提出人所不敢道的、樸素的社會價值新準則——「不管白貓黑貓,能抓到老鼠就是好貓」,才使中國社會經濟發生翻江倒海的變化。

  中國在開放之前是一個充滿謊言的碩大無朋的汽球,而且這個汽球還不斷在膨脹,卻沒有人敢把它吹破,只有鄧小平敢於摸老虎屁股,把它一舉捅破,其爆破聲,不啻是驚天動地的。

  鄧小平是一個偉大的探索者,他以開拓者的精神,提出他同輩的共產黨人從未提出或不敢提出的,甚至偏離原有軌道的口號,大膽喊出「讓一部分人先富起來」,不惜從潘朵拉盒子放出欲望的魔鬼,才有改革開放,才能開創出中國嶄新的局面。深圳特區開放三十年的成果和中國經濟迅速起飛、人民生活極大改善,都是有目共睹的。

  中國改革開放後雖然取得纍纍的成果,但伴隨而來卻是貪污、腐化,而且問題愈來愈嚴重。記得八十年代初曾與劉賓雁談論過這問題。劉賓雁對這個問題的看法是比較樂觀的。他說過,在一個開放社會,貪污是難免的,這是開放市場後必然的現象,只有留待以後再糾正過來。

  劉賓雁的說法是言之成理的,也許開放初期所產生的貪污腐敗,不過是健康人生出的一個良性瘤而已,不必大驚小怪。但開放三十年後,貪污、腐敗已徹底侵蝕了整個體制,原來的良性瘤已轉化為毒瘤了。明眼人都很清楚,這個毒瘤如果不趕快進行化療並設法摘除,讓病情再惡化下去,很可能是治不了的。

  目下中國的貪污腐化病菌已從黨內傳染到黨外,套一位知名學者的說法是「全民皆貪」,是整個社會道德觀的淪落。換言之,中國欠缺一個行之有效的監督機制去抑止和防止這一現象繼續惡化,即如何把潘朵拉盒子放出的惡魔給予合理制約,不讓他胡作非為。遺憾的是,當這隻惡魔張開猙獰、貪婪的血盆大口,當政者卻措手不及,無以應對,只好用美麗的口號去掩蓋體制內的腐敗。

  在此之前,剛逝世的謝韜教授曾提出過一個良方——在中國實行「民主社會主義模式」。這一改革模式,是借鑑北歐瑞典的社會制度。它融合了社會主義制度和資本主義制度的優點,那是政治民主加社會福利制度加上資本主義生產方式。今天來看,這個制度也是最成功的:人民享有全面的民主權利,資本家又有積極性,不斷創造財富,財富再進行二次分配,福利制度保障了社會相對平等。③

  謝韜曾呼籲中國當政者要「改變了理念,認為民主人權、自由平等、正義公平不再是哪一個階級所有,而是人類社會發展智慧的結晶,具有普世價值。社會主義就建立在這一理念基礎之上,經濟繁榮、人民幸福、社會和諧、政治清廉的現代化公民社會。」④

  謝韜生前曾援引他的好友李慎之的一段話,以為自己對中國未來的願景:他說李慎之希望自己「來生」當一個中學「公民」的教員,「要讓新一代的中國青少年,從小就知道民主與自由,是每一個公民應有的權利;從小就知道批評和監督國家與地方領導人,是每一個公民應盡的義務;從小就知道如何保衛自己的權利不受侵犯,如何完成自己應盡的批評和監督國家與地方領導人的義務。」⑤

  作為「思想探索者」的謝韜已逝,我們的耳畔仍響起他的遺言:「中國的未來屬於新一代的中國公民!」⑥今天的中國正亟需要一個鄧小平式的人物,在意識領域作一次新的「冒險」,用大智慧進行一次與經濟發展相適應的體制改革,敢於捅破另一個裝滿謊言的汽球!

  注:

  ①②勞倫斯:《探索》

  ③今天,瑞典人均收入佔國民生產總值比重超過60%,全國平均工資佔人均生產總值超過90%,反映工資分配上接近人人平等。按世界經濟論壇競爭力分析,瑞典名列頭五大,證明政府主導、工人福利及經濟發展三者可並存之同時可以不構成衝突。

  ④謝韜:《不能急、不能等、只有促——關於中國改革前途問題》,本刊二〇〇七年十月號

  ⑤⑥謝韜:《風雨同舟六十載——歷史與現實的反思》,收錄於《懷念李慎之(續一)》(內部傳閱),二〇〇六年一月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