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升香港創業文化 (岑棓琛)

「地產霸權」,是近年來經常聽到的一個負面詞。商業方面,房地產價格和租金高企,各行各業的經營成本持續上升,導致百物騰貴,所有需要空間經營的行業,其利潤都被蠶食。工商界經營困難亦導致年輕人加薪幅度和房價上升幅度脫軌,造成無家庭財政支持的年輕人打一世工都無法買到自己的安樂窩。好消息是近月房地產增長已經開始放緩,有知名地產界人士更預計樓市下行周期可能持續兩三年,跌幅可達百分之二十至三十。在這個買磚頭不再是致富首選、創業成本下降的時代,創業不但是時下年輕人的新出路,更可能是七十後、六十後有積蓄的打工一族的新世界。
香港人的商業智慧普遍不亞於周邊地區。只要有商機,都會踴躍投資或投機,但羊群投機心理有時會讓我們集體「中伏」,一九九五至二○○一年的dot com泡沫相信大家都記憶猶新。創業投資是一種風險投資,是利用創業成員和投資人的金錢、時間、機會成本去賺取利潤用作派息或通過多輪融資時的股權升值獲得回報,一般回報期較長,和一般市民認識的投機炒賣股票有很大分別。今年四月一家網購初創公司在創業板新上市一星期股價就暴跌超過九成,就反映投資者對初創企業的投資其實還存在很大成份的投機心理,這對香港的創業環境來說是非常不健康的。我們都希望香港能培養出一頭獨角獸,但獨角獸的出現需要很多方面的配合,其中最重要的就包括團隊和金錢。

香港建立股權眾籌起步遲
團隊先不談,談談金錢,天使投資人(Angel investor,指提供創業資金以換取可轉換債券或所有權權益的富裕個人投資者)是所有初創企業起步時的重要支持者,其實做天使投資並不一定需要是億萬富豪,哪怕是幾萬幾千,只要能集合起來都可以支持一家初創公司的發展。在美國Kickstarter和Indiegogo等網站每日都有新的產品研發項目集資,而自二○一二年四月起被認定為新興成長企業(EGC)的初創公司在私募、小額、眾籌等發行方面改革註冊豁免機制,增加發行的便利。而內地和台灣都容許股權眾籌,讓人人都可以合資做初創公司小股東,支持創業文化發展。香港在這方面起步較遲,還好在今年三月金融發展局也發表了《在香港建立股權眾籌活動監管制度》報告,討論如何在保障好投資人的情況下監管眾籌活動,可說是為香港的創業者帶來一線曙光。我建議政府為投資本地初創公司的個人或投資機構提供稅務優惠,吸引本地資本投資本土初創企業。創業是一種高風險投資,十家初創企業有九家活不到A輪融資(公司產品有了成熟模樣,開始正常運作一段時間並有完整詳細的商業及盈利模式,在行業內擁有一定地位和口碑,但可能依舊處於虧損狀態之下,所作出的新一輪融資),我們不論作為投資者或者創業者都要學會接受經過合理付出而不可避免的失敗,也要培養對連續創業者繼續給予實質支持的態度。根據非正式統計,連續創業三次或以上的人創業成功率比三次以下的大幅增加,因為他們不論經驗或資源都比較扎實,抗逆能力也比較強。

最快速度的「再工業化」
談到提升香港創業文化,不得不提「科技創業」。科技創業大致可以分為「做產品」和「做服務」兩大類。對做產品來說,香港是一個彈丸之地,無法像深圳一樣容納大型的生產工廠,所以近年來任何電子產品都無法在本地大規模生產。而鄰近的深圳和東莞等地的代工工廠都集中生產智能手機和穿戴式智能產品等產量大而毛利率低的產品,依靠薄利多銷來進軍內地和東南亞等發展中國家的龐大市場,所以代工工廠一般都不願接小批量的訂單。另外如果產品創意超凡,生產工序千奇百怪,就更難找到生產廠家。本土的科技產品初創企業一般勝在市場觸覺敏銳、注重產品創意、具備原創技術去創造高毛利、小批量的精品產品,主攻消費力較強的市場,但生產瓶頸較難突破。今年,政府在《財政預算案》中提出的幾項推動創科發展的計劃,例如擴建科學園和在將軍澳工業邨興建智能生產及研發的高效能大廈引起了不少的討論。我建議政府在推行智能生產及研發大廈計劃時資助利用小批量智能生產設備建立共享生產線的企業,讓不同的科技創業公司能在最小批量而成本合理的情況下,以最快速度生產出他們研發的產品。
電影《功夫》裏的火雲邪神說得好:「天下武功、無堅不摧、唯快不破」,誰能把產品最快推向市場才有機會成為市場領導者,所以香港「再工業化」的項目策劃和執行也應該以最快的速度進行,讓智能生產及研發大廈盡快投入商業營運。這計劃其實不一定要以新建大樓為主體,與其花費時間精力去爭拗應該如何放寬空置工廈作其他行業用途,倒不如由政府提供資助或其他優惠政策支持智能生產業界租用這些空置單位,既不改變土地用途,更不用增加基建投資。這些空置廠廈一般無論水、電、交通都配套完善,而且為數不少都已經有光纖寬頻接入,讓提供先進生產代工的企業可以即時進駐,不用等到將軍澳建成就可以看到成效。如果成效顯著可以加碼擴展,如果成效不彰又可以有緩衝期,押後將軍澳智能生產及研發大廈的發展,進可攻退可守。

推介試用本土初創公司的服務
對於發展科技服務來說,雖然早前Google決定放棄在香港建數據中心,但在香港發展數據業,尤其是大數據處理行業其實擁有天然的優勢。香港擁有世界領先的電訊基建,地下和海底光纖接達五大洲,而且香港擁有自由的互聯網,發展面向國際的資訊科技服務自然比其他國家和地區容易。要推動香港人在數據業的創業文化,我認為只能從數據教育着手。
香港不乏世界五百強企業,在各種業務中數據都是不可或缺的一環。而教育和推動這些公司如何使用本土初創公司提供的科技方案和大數據處理服務,將可為香港初創業界帶來新的出路。其實香港的科技服務初創公司很多,但他們面臨的問題大多是很難找到有聲譽的客戶作為「生招牌」。就像當年我們在為森林防火監控機械人找第一批客戶時,內地客戶問了一個我到現在都回答不了的問題:「你的產品如果那麼好,為什麼在香港會沒有客戶?」還好內地的客戶還是有耐性,安排場地讓我們做現場演示,我們才能賣出產品。現時我們在全國已經有超過一百台機械人二十四小時在提供山火監察服務,國外的客戶知道有應用案例都願意飛到中國來參觀採購。但很多初創企業不一定能找到這類有耐性的客戶,如果沒有本地應用案例,要推廣新產品或服務到國內外的客戶可謂難上加難。其實只要商會和各類NGO幫助初創公司和大公司的管理層接觸,介紹他們的科技方案,同時政府透過直接或間接資助大公司和政府部門試用本土初創公司的服務,將定必能讓初創企業的對外議價能力和存活率增加,吸引更多人創業。
學校和家庭教育也是推動創業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老師和家長不能再向學生灌輸只有當醫生、律師、會計師等才是成功人士的觀念。要知道天生我才必有用,每個人在社會上都會有自己的特殊技能,只要把這些人才適當組合,就可以產生出意想不到的效果。在創立現在營運中的初創企業時,我的拍檔是個陌生人,他對我做的科技研發完全不懂,我也對企業融資一竅不通。但恰巧就是這種互補的關係讓我們能充分發揮各自的才能,我們都不會質疑對方的專業,這樣就省卻了很多無謂的爭論時間。在學校內,我們應該多推廣創業文化,培養學生和陌生人合作,互補長短,也可以通過資助學生進行小組式的微創業,例如支持他們參與年宵市場和鼓勵參加高質素的創業比賽。我們也要教育學生每個人都要有夢想,馬雲在阿里巴巴上市的那天說:「夢想還是要有的,萬一實現了呢?」台灣樂團五月天有一首叫《鹹魚》的歌,「我如果有夢/夢要夠瘋/夠瘋才能變成英雄/總會有一篇/我的傳說」。任何事情遇到挫折都並不是世界末日,只要能克服心理障礙,分析跌倒的原因並在跌倒的地方學會重新站起來,就算鹹魚也總會有翻身的一天。只要企業家精神從小就得到推廣,讓學生知道任何人都有改變世界的能力,香港的創業文化一定會逐步提升。

(作者是視野機器人有限公司創辦人及首席科學官,二○一四年獲IBM Smart Camp全球年度創業家獎。)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