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及吐蕃竟要避諱 (字裏春秋-容 若)

  近年談及西藏,每牽涉到吐蕃(英文Tibet實即吐蕃)。吐蕃何所指?二十世紀五十年代以前,答案是簡單而明確的;由六十年代開始,逐漸變得複雜而混亂。何濤先生傳來數紙,顯示大陸幾部權威的辭典「各說各話」,反映了這種亂象。

  這些辭典如何解讀吐蕃一詞?一九六五年版《辭海》說是「藏族古代王朝名」;一九七九年版《辭海》修改為「中國古代藏族政權名」;一九八〇年版《辭源》說得較具體,那是「我國古代藏族所建立的地方政權」;經多次修訂的《現代漢語詞典》解釋得更詳細,那是「我國少數民族在今青藏高原唐時曾建立政權……」較晚出版的《現代漢語規範詞典》由博反約,把吐蕃說成「我國古代藏族所建立的奴隸制政權」。

  在「各說各話」中,稱吐蕃為「王朝」的只有一例;稱吐蕃為「政權」的倒有四例。而「政權」又有「地方」與「奴隸制」的不同解讀。

  何濤先生又指出這幾部辭典使吐蕃的蕃字分作三種讀法,令人無所適從。我以為這點可以暫且按下,先理清幾部辭典對吐蕃一詞「各說各話」的來龍去脈再說。

  二十世紀五十年代以前,中國史家筆下的吐蕃,像突厥、回紇、契丹、蒙古那樣,既是古民族名,也是古國名,簡單而明確。那時讀史可知﹕吐蕃民族在隋唐之際建國於青藏高原,唐人初與接觸,即稱為吐蕃。正是五十年代前後,中共以范文瀾《中國通史簡編》為中史教科書的藍本,據以訂出教科書提綱。正是這部通史詳細介紹了「吐蕃國」。那個年代,無論老師還是學生,都想不到吐蕃建國史會成為禁忌。

  一九五九年達賴喇嘛從西藏出走後,忌諱開始了。有人認為,一千年前吐蕃建國史會被「藏獨」利用,於是採取偷換概念的避諱手法。縮「面」為「點」,諱國為王朝或政權。大概這些人以為正史(如《舊唐書》、《新唐書》)所載可以不管,《唐蕃會盟碑》不許參觀拍照,也就萬事大吉了。最惹藏胞反感的是把吐蕃說成唐朝「中央」直轄下的「地方政權」。只要看過《唐蕃會盟碑》藏漢對照的碑文,便知「地方政權」之說弄虛作假。可是,你可以看到嗎!

  幾部辭典「各說各話」既歪曲歷史,亦不無語病。所謂「古代藏族」,詞序顛倒。吐蕃族是藏族的古名,藏族是吐蕃族的今名,把「藏族」說成「古代」的,沒有語病嗎!

  縮「面」為「點」的手法是可笑的。與其擔心「藏獨」利用,不如尊重藏胞的民族感情。我將略提方便,俾有興趣研究中國文字和中國歷史的朋友,從弄清吐字蕃字的字音字義入手,去了解吐蕃一詞的文化涵義和歷史內容,揭開由吐蕃到西藏的一連串啞謎;屆時將會明白,尊重歷史才會使藏漢和睦,歪曲歷史反增藏漢矛盾。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