握緊刀鋒的痛(薛興國)

是的,我認為古龍的離世方式,是他自我了斷的抉擇。
在古龍離世前幾天,有一晚的午夜時分,我接到他的電話,要我到他家裏,因為那一夜,他感到出奇的寂寞。我抵達他家的時候,他自己來應門,家裏一個其他人也沒有。
他和我一起進到書房,我看到書房的地上,都是被他丟下的宣紙,宣紙上面寫滿了毛筆字。他走到寬大的書桌後,拿起毛筆蘸上墨,繼續完成正在寫的「握緊」兩個字,並隨即揮筆瀟灑地寫下「刀鋒」兩字。
然後他指着地上的宣紙說:「寫了十幾二十張都不滿意,這張寫得就比較滿意,你喜歡嗎?等我裱好之後送給你。」
我看着那四個墨黑的大字:「握緊刀鋒」,內心有被刀割了一下的感受。古龍自從得了肝病之後,過的日子難道就像「握緊刀鋒」般的疼痛嗎?他呼朋引伴的歡樂時光難道只是假象,只是他的掩飾?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