擺脫陰影,勇克難關才是出路 (潘耀明)

  衡量一個政黨的制度化力量,首先就要看它能否闖過其締造者或首先使它登上權力寶座的魅力領袖離開之後這一難關。(1)

  ——亨廷頓

  美國當代政治學家、哈佛大學教授亨廷頓去年接受南韓記者訪問時說:「美國無法阻擋中國前進的腳步。」(2)亨廷頓沒有對「中國前進的腳步」加以申述。「中國前進的腳步」,使人們首先想到的是經濟起飛。中國經濟步伐的前進,應該是美國所無法阻擋的,其次是因經濟帶起的國力,是美國所不願看到也是無法阻擋的。根據亨廷頓過去的言論,「中國前進的腳步」還應該包括政治的發展。他在代表作《變化社會中的政治秩序》一書中指出,經濟增長、生活改善和文化水平的提高,而特別又是西方價值觀念在城市知識界的傳播,將自然地激起民眾參政欲望的提高。一個政府強大與否,穩定不穩定,全憑它能否在完善其政治制度化的速度與擴大群眾參與水平二者之間求得最佳值,適時適度地調整這二者之間的關係,使之處於和諧狀態。(3)

  中國內地目前正具備着經濟高速增長、生活改善,中產階級隊伍壯大和高級知識分子躍增等因素。據杜導正先生指出,中國受過高等教育的知識分子已有六千萬。(4)這一新的發展趨勢,勢必激起民眾的參政的欲望,所以一直強調穩定的中央政府,如果要維持和諧的局面,端賴它「能否在完善其政治制度化的速度與擴大群眾參與水平二者之間求得最佳值」。

  最近在內地因發表《民主社會主義模式與中國前途》一文而激起巨大波瀾的謝韜教授,提出解決目前中國經濟發展與政治政策脫節的問題時,特別指出,要解決這一矛盾,應向瑞典借鑑。他九月初應本刊邀請的演講中,認為中國要發展,「改變了理念,認為民主人權、自由平等、正義公平不再是哪一個階級所有,而是人類社會發展智慧的結晶,具有普世價值。」「而改革開放,則是從本質是官有制的公有制改為社會所有制,重建個人所有制;從計劃經濟改為市場經濟;從官僚專制統治改為憲政、民主、法制的體制改革;從意識形態的專制到民主寬容,現代科學精神的改革。科學與民主是現代文化的偉大成果,缺一不可的!只有科學,沒有民主不行!」(5)

  亨廷頓曾認為,第三世界新興國家的改革應採歐洲模式,即先建立強大的政府,然後過渡到民主憲政。他指出:「基於特殊歷史原因,美國民主的道路是先行擴大民眾參與,政治現代化後才發生,這與歐洲國家的政治發展道路正好相反。第三世界新興國家如果要較為有益地汲取西方民主制的示範效應,歐洲的歷史經驗或許更有參考價值。」(6)

  亨廷頓的歐洲模式是以英國為代表的西歐模式,而謝韜則提出以瑞典為代表的北歐模式。西歐模式更接近第三世界新興國家,北歐模式更接近社會主義國家。因為北歐國家如瑞典、挪威、芬蘭等,實行的是自由經濟市場,但也實施了全民的社會福利,特別是政府對工人、低收入的國民有優厚的社會津貼和照顧,甚至對失業者也有周全的安排和補貼,具有濃厚的社會主義色彩,其社會福利制度的優越性,比起社會主義國家更實至名歸。

  改革開放已經近三十年了,鄧小平之扭轉乾坤,是他堅決擺脫了毛澤東的巨大的陰影,從而使中國展現一片蔚藍的新天。相反,隨着社會的發展,胡、溫體制如要使國家有新的發展,非擺脫鄧小平時期的陰影不可,惟其如此,中國才會與時俱進,開拓一個嶄新的局面。這正如本文開首援引亨廷頓所指出的,「衡量一個政黨的制度化力量,首先就要看它能否闖過其締造者或首先使它登上權力寶座的魅力領袖離開之後這一難關。」這也是胡、溫體制所要面對的大難關,只有攻克這個難關,才能丟掉沉重的包袱,輕裝地邁進。

注:

(1)(3)(6)亨廷頓:《變化社會中的政治秩序》,香港三聯書店,一九八九年

(2)《美國無法阻擋中國的騰飛,中國將取代美國在東亞的位置》,《北韓日報》,二○○六年十一月九日

(4)杜導正:《小步有序地實行政治改革》,《明報月刊》,二○○七年十月號

(5)謝韜:《不能急、不能等、只有促──關於中國改革前途問題》,《明報月刊》,二○○七年十月號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