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變分配體制讓財富流入民間 (曹景行)

  十一長假過去快一個月了,只是那幾天的特別景況仍然叫人難以忘卻。一邊是冷,有點冷,上海一位報攤老闆對筆者說:「從來沒有見過這樣冷清的國慶日。」確實,上海許多地方與平時相比不僅車少人稀,連以往過節一定會有的彩旗、彩燈、大紅標語橫幅都很少見到。

  朋友間互發的手機短訊祝賀比其他節日少了許多,倒是因為中央電視台記者鍥而不捨街訪路人「什麼是愛國」、「愛國讓你想起了什麼」,讓「祝你越來越愛國」成為那幾天最流行的祝酒辭。

  另一邊則是熱,熱得超爆。億萬民眾趁着七天長假外出旅遊,幾乎所有景點都人滿為患。到北京故宮的人數是平常最高容量的兩倍,杭州西湖邊人潮洶湧,「法海都要掉下水」。四川九寨溝等風景區裏裏外外堵得水泄不通,以致成千上萬遊客有的等了一天還進不去,有的入夜了還出不來,正應了「花錢買罪受」的俗話。

拉動「假日經濟」勞民傷財

  有人歸因於中國人口太多,十三億人一起放假難免人擠人。但既然如此,中國政府本來就應該想辦法令老百姓分散放假度假,而不是像現在這樣,中央「假日辦」用盡心思把周末和工作日調來調去,硬生生湊成全國統一的長假。還要求高速公路對小客車假日免費放行,進一步刺激有車一族開車出行,弄得許多路段堵成大型停車場。

  原因在於,當局決策之時首先考慮的不是讓民眾能夠充分享受假期生活,而是要拉動所謂的「假日經濟」,求取當下的最大收益。每次長假剛結束,地方政府最關心也就是節日消費比去年同期增加多少個百分點。而老百姓的實際利益則明顯受到損害。一般打工仔假期本來就不多,最好是讓他們根據需要自主安排。現在非要統一放假,不僅多耗時、多耗錢,而且各種服務品質下降,難以真正享受度假的快樂,實為勞民傷財。

  說到底,這也就是決策者運用自己掌握的權力,通過「假日經濟」把更多財富從老百姓口袋裏轉移到政府手中。而處於被動地位的老百姓,卻無法充分支配自己本來就不多的財富和利益。這正是當前中國不合理分配結構的核心問題,不斷引發社會熱點爭議,比如近期越來越受到關注的退休養老保障。

老百姓自己承擔退休養老的壓力

  中國施行養老保障大概只有二十年,一個公認的事實就是,現行養老保險金制度已經快撐不下去了。據年初媒體報道,目前已有近半省份的養老金入不敷出,再過幾年必然出現全國性虧空。加上養老基金的回報率遠低於通脹,今後老人將越來越難以依靠養老金維持生計。怎麼辦?最近當局放出了一些試探氣球。

  一是提高打工仔和企業的繳納比例。問題是目前的比例已經不低(企業繳納工資總額的百分之二十,職工繳納工資的百分之八),排在了世界前列。如果再作提高,人工成本又會進一步上升,許多企業將難以承受。

  二是把退休年齡從目前的男六十歲女五十五歲推遲到六十五歲,向歐美國家看齊。也就是要老百姓多幹幾年活,多繳納幾年年金,晚幾年拿退休金。如果沒到六十五歲已經幹不動活、或者企業不要你幹了,怎麼辦?清華大學一位專家建議:「讓他們從生產企業退出來,經過培訓居家就近參加社會服務,男的去養老院做園丁做義工,女的給老人做做飯,洗衣服!這樣多好!」好是好,但你願意去做飯、洗衣、做園丁嗎?你能過上稍微像樣的日子嗎?

  三是提出「以房養老」,讓有房產的老年人把住房抵押給銀行,換取養老保障。這個辦法世界上不少地方都有,但上海試行六年一共只成功了六個個案,可見中國家庭普遍難以接受;即使老人願意,子女也會不同意。與養老相關聯,十一長假前後內地又開始爭論要不要開徵遺產稅、起徵點應該多少的問題,熱鬧了一陣又沒有下文。

  而所有這些方案的本質,都是要老百姓自己來解決養老金的虧空,自己來承擔退休養老的壓力。這是極不公平的。從表面來看,中國現行的養老金危機與西方國家大同小異,都是入不敷出,實際上卻有本質的區別。

中國政府和社會虧欠這一代老人

  因為過去二十年,在中國經濟高速發展、財富大量積累的過程中,形成了越來越不合理、越來越不公平的財富分配體制。政府財政收入和支出暴增,壟斷國企佔有龐大資源和利潤,富人靠公開和隱性收入繼續增加財產,權貴利益集團更攫取了大量不義之財,而一般老百姓收入在國民財富分配中的比例卻越來越低。

  尤其是北京、上海等大城市中的年輕打工仔,即使不考慮房子、車子、孩子,每月收入大多也僅夠日常開銷,勉強維持所謂的「勞動力再生產」。十一長假期間多家媒體報道,安徽馬鞍山一位富豪丈母娘婚宴上送給新女婿四百萬元的賓士車,當場就引來另一位青年男子對自己父母的咆哮:「沒有一百萬!你們生我出來幹嗎!不是害我嗎!」他可能酒後失言,卻也反映了一定的社會現實。特別是,如果年輕人成家立業都無法靠自己的能力,今後又如何能夠贍養父母?

  中國正在加快進入老齡化社會。新增的老年人主要是上個世紀五六十年代「生育高峰」期間出生的。他們早年在國有計劃經濟之中所得低下,後來在市場經濟中多又不具競爭能力,許多人被迫早早「下崗」待業,加上又是當局「一胎化」政策的第一批施行者,更缺乏自主養老的資源和能力。

  可以說,中國政府和社會對他們這一代老人有着很大的虧欠,各級政府當然有責任給予幫助。而且,中國政府也有足夠的資源來挽救行將破產的養老保險金制度。政府有強大的財政實力,增加養老開支理所應當;也可以把一部分國企資產股份和利潤劃歸養老保險基金;各級政府還可以把其他各種國有資產(比如豪華樓堂館所及其他公共設施)注入養老基金。總之,老百姓已經竭盡所能,剩下的不管多少,政府都必須兜底。

  養老只是當前中國面對諸多難題中的一個,但所有這些難題都涉及利益結構的調整,難免阻力重重。下個月將舉行的十八屆三中全會不管有何成效和突破,也都離不開利益和分配結構的調整。如果不能在進一步發展經濟的同時,讓更多財富流入民間,流向普通老百姓,任何改革都沒有多大意義。以民為本,談何容易?

  (作者是香港時事評論員。)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