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革開放新一章 (卷首語-潘耀明)

  可惜中國太難改變了,即使搬動一張桌子,改裝一個火爐,幾乎也要血;而且即使有了血,也未必一定能搬動,能改裝。不是很大的鞭子打在背上,中國自己是不肯動彈的。(1)

  改革,是向來沒有一帆風順的,冷笑家的贊成,是在見了成效之後。(2)

  中國改革開放三十年,其成績如何,譭譽攙雜,但譽肯定是多於譭,三十年間中國的變化,可以用翻江倒海形繪之。

  在中國特殊、複雜的國情中,改革之路斷不會是一馬平川的,其艱難險阻、曲折坎坷是可以想見的。從下面改革初期在廣東發生的事例可以略窺一二——

  一九八一年,香港歌星羅文第一次到廣州演出。按照解放後老祖宗的規定,歌者只能在舞台上演唱。但羅文唱到興奮處,竟忘形地抓着麥克風,拉起電線,在舞台上邊跳邊唱,全場為之轟動。這番舉動卻引來輿論譁然,各地報刊紛撰文,痛批「資產階級腐朽台風」。總之,炮聲隆隆,硝烟瀰漫處處,都是衝着廣東而來。廣東省省委書記任仲夷不得不出面表態:「馬克思怎麼說的?難道站着唱就是社會主義,走着唱就是資本主義?我們共產黨的省委應該只管唱什麼,不應該管怎麼唱。」(3)

  改革開放後,廣東地區經濟好轉,百姓有錢購買黑白電視機,因內地電視節目內容太政治化和單調,加上信號不穩,很多人都安裝了魚骨天線,收看香港電視。「魚骨天線事件」迅速引起了海潮般的譴責聲,廣東成了眾矢之的﹕「香港電視每分每秒都在放毒!」「廣州已經香港化了!」有關部門更將此定性為「反動宣傳」,必須「堅決打擊,依法嚴懲。」(4)後來任仲夷委派了副宣傳部長帶兩名幹事,花了三天三夜把香港無綫電視和亞洲電視的節目全看一遍,得出的結論是:「低俗、無聊的節目時有所見,而黃色和反動的宣傳幾乎沒有。」(5)

  深圳特區第一位書記梁湘,雖然在任仲夷支持下開展工作,但仍要揹黑鍋,最終黯然下台。一九八二年春天,深圳市政府與外商合資開發土地,並釐訂相關地方法規。一時間,輿論如鞭似刀,指向深圳:「深圳除了九龍關門口仍掛着五星紅旗,一切都已經資本主義了!姓梁的把國土主權賣給了外國人,是賣國賊!」(6)

  改革開放是由鄧小平於一九七九年四月開始提出來的,據田紀雲回憶道:「一九七九年四月,在中央工作會議期間,當時擔任廣東省委主要領導的習仲勳、楊尚昆同志向中央匯報工作時,鄧小平同志提出了辦特區的設想:『劃出一塊地方,叫做特區,陝甘寧就是特區嘛,中央沒有錢,你們自己搞。』」(7)

  即使是鄧小平的提議,也受到中共黨內的強烈反對聲音,批評鄧小平不懂陝甘寧是政治特區,不是經濟特區,一九八○年三月,中共中央把出口特區改為經濟特區。

  鄧小平與支持他的中共領導人,力排眾議,以堅韌不移的精神,開創中國改革開放的嶄新局面,俱顯識見和過人膽略。這一壯舉,單靠鄧小平一個人也是無法成事的。據田紀雲透露,趙紫陽在八十年代提出沿海地區的戰略思想,把原來「珠三角」、「閩三角」擴大為「大三角」,把長江三角擴大為「長三角」等,大大促進中國沿海經濟的迅速發展,是有目共睹的。(8)

  中國改革開放先鋒,鄧小平、趙紫陽等人已先後作古。只是在政治腐敗、全民皆貪的內地現社會,如何扭轉乾坤,人們只有寄望於她的接棒人了,相信只有逐步開放報禁、黨禁,建立有效的監督機制,才能疏導老百姓強烈不滿情緒,走向繁榮安定。明年是「六四」二十周年,正如杜導正先生所指出的,中共「如果以解決『六四』問題為契機,繼續推進改革開放的偉大事業,推進政治體制改革,建立公民社會和實行民主政治的良好平台,那我國經濟與政治兩個領域都能取得更大成功。」(9)這需要當政者拿出新一波改革的大智慧、大勇氣,從而譜寫改革開放新一章,讓我們拭目以待吧!

注:

(1)魯迅:《墳》

(2)魯迅:《中國語文的新生》

(3)(4)(5)(6)李春雷:《木棉花開──改革開放的先行者任仲夷》,《廣州文藝》,二○○八年第四期

(7)(8)田紀雲:《對外開放是怎樣搞起來的──為紀念改革開放三十周年而作》,《炎黃春秋》,二○○八年第二期

(9)辛草﹕《凡事預則立——獨家專訪〈炎黃春秋〉雜誌社社長杜導正》,本刊二○○八年十月號

文章回應

回應


改革開放新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