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是複雜的,文化是超越的(潘耀明)

看了電影《中英街1號》,觸悵良多。
上世紀六十年代末的那場「風暴」,我剛巧當了一份報紙「沒有記者證」①的記者,親身目睹整個「六七風暴」(港英政府稱「六七暴動」、左派稱「反英抗暴」,這裏用「風暴」,是中性字眼)的經過。當年不少熱血青年,大部分來自左派學校(也稱「愛國學校」),也有部分來自官津補或英文書院學校的學生踴躍參加。
原來只是一場塑膠工人的工潮,因當年港督戴麟趾的鐵腕手段,加上客觀環境受到內地文革紅衛兵過激行為的影響,很快由工人運動演變成極端暴力行為,雙方衝突釀成的死傷人數,迄今仍然沒有一個準確的統計數字。
這場「風暴」已過了半個世紀,事後左派內部也有不同聲音,但在公開的場合卻噤若寒蟬,長期被埋下在歷史的塵土裏。
正如電影導演所說的,他旨在展現那一頁已逝的歷史,可是他把「六七風暴」與二○一四年的「雨傘運動」相提並論,未免有點牽強。
不管怎樣,這是一部瑕不掩瑜、充滿誠意和嚴謹的電影,它第一次從文化和歷史的角度去檢視這場「風暴」。電影拍出歷史沉澱下理性思考之美,刻劃了人性的底質,凸顯年輕人激情與盲進、迷惑與彷徨的複雜心態,期間也有親情、友情、愛情的糅入和牽掛,血肉飽滿。
這是屬於文化,也是屬於藝術的!
且說上世紀五、六十年代,因內地基於對西方文化的全面排斥和抵制,被西方稱為「鐵幕」,一九四八年,台灣又因為國民政府頒下的《動員戡亂時期臨時條款》封殺內地包括五四以來新文學出版和刊物,香港成為各種政治勢力的跳板和角逐的地方。
可以說,當年發生在香港的事件,包括期間誕生的文化刊物,背後都隱有潛在的無形政治之手。
以刊物為例,當年兩份最受年輕讀者歡迎的刊物《中國學生周報》和《青年樂園》,背後都有各自的政治背景的,前者是美國政府支持的,後者背景較模糊,立場並不鮮明,後來有人揭露是中共地下黨員所辦的。②
正因各種政治力量的介入和大量資金的投入,間接促成香港六、七十年代文化的鼎盛時期,西方不少作品、思潮,通過美國新聞處或美國支持的友聯出版社介紹到香港,內地寫實主義作家的作品、台灣的當代文學作品,都在香港交匯並中轉到各自國家或地區。
誠然,香港成為華洋雜處、真正的世界文化窗口。
過來人如筆者這一輩的文化人,正得益於香港這一文化春秋時期,同時受到《中國學生周報》和《青年樂園》的哺育而成長的,可說是左右逢源,對此,寧不懷着深摰的感激之情?!
不管怎樣,昨天的政治與時俱逝,留下的只有文化。
我想說的是,政治是複雜而短暫的;文化是超越的,也是長遠的!

 

注:

①早年記者證是由香港新聞處發的,「六七風暴」發生後,所有有左派背景的報紙記者,一律拒發記者證,筆者當年臨危受命,所以沒有記者證。
②梁慕嫻:〈我所知道的《青年樂園》〉,本刊二○一八年五月號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