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宮藏畫中的冰雪世界(上) (汪亓)

中國人對雪是有深厚感情的。古代中國是一個以農業為本的國家,農作物一年的收成當然關係到國計民生。隆冬時節,倘若一場紛紛揚揚的鵝毛大雪飄然而下,農人的喜悅是難以言傳的。俗語云:瑞雪兆豐年,儘管可以描述出人們對來年的美好期盼,卻無法把他們心中的興奮盡數表達出來。與農人對雪的關注點不同,歷代文人墨客更注重雪落與雪霽時節給現實世界裝扮出的銀裝素裹、分外妖嬈的景象,更注重冰雪世界帶給人們內心世界的放鬆與釋懷的情感關照。於是,對於雪的吟詠,每每佳句迭現,層出不窮。「燕山雪花大如席,片片吹落軒轅台」(李白《北風行》)、「孤舟蓑笠翁,獨釣寒江雪」(柳宗元《江雪》)、「白雪卻嫌春色晚,故穿庭樹作飛花」(韓愈《春雪》)、「六出飛花入戶時,坐看青竹變瓊枝」(高駢《對雪》)、「落盡瓊花天不惜,封他梅蕊玉無香」(楊萬里《觀雪》),凡此種種,不一而足。
不過,用文字記錄雪景畢竟還嫌抽象,更何況同樣一首詩所表現的意象,不同的人會有不同的理解,難免與作者的初衷不相吻合。等到紙絹繪畫發展成熟之後,以雪景為題材的作品日益增多。如此直觀地描繪或風雪交加或雪後初霽的情景,將那些美妙的瞬間凝固在尺幅之間,士人得以長久的在几邊案頭把玩賞閱。這種心靈的主觀感受與物化的客觀自然相互溝通,令諸多畫作成為士人的一個特殊的精神家園,一個理想的栖息之地。
雖然貴為九五之尊,歷代皇帝對繪畫藝術或多或少都會投以關注的目光。皇宮中的藝術收藏裏,不乏優秀的雪景圖畫,自然是毋庸置疑。故宮博物院的繪畫藏品便有一些清宮舊藏的雪景畫作,它們有的是皇帝、皇族親筆為之,有的是由皇帝、皇族經眼賞鑑,有的是表現皇家宮廷生活。值此乙未年寒冬之際,簡單羅列若干,以饗觀者,也期盼為來年圖個「瑞雪豐年」的吉利。

w5

夏圭《雪堂客話圖》。(故宮博物院藏)

(如欲閱讀全文,可選擇明報月刊iPad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

(作者任職於故宮博物院書畫部。)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