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而後知困—從港大教育學院百周年畢業禮想起 (文灼非)

數月前接到香港大學教育學院副院長莫雅慈教授來函,邀請我擔任學院第一百九十八屆畢業典禮的主禮及頒獎嘉賓,感到有點意外。能夠在港大教育學院慶祝百周年的重要時刻擔任主禮嘉賓,這是我崇高的榮譽。二○一七年十月英國Time Higher Education World Ranking 2018 的學科評比,港大教育學院榮登第四位,在史丹福、哈佛及牛津之後,可喜可賀,也是慶祝創立百周年的最佳賀禮。典禮在大學的李兆基會議中心的演講廳舉行,我與應屆畢業生分享了過去三十年與教育結下的情緣。
我一九八三年進港大念中文系,與我很多同學一樣,立志當一位中文老師。在我的中學生涯中,影響我最深的,是中文及中史科的老師。一九八五年暑期,我參加了一個由港大學生會舉辦的十八天北訪教育交流團,那一年被譽為中國高等教育改革年。記得在炎炎夏日坐硬臥火車抵達上海,連續拜訪了復旦、同濟、交通等老牌大學,與老師及學生討論中國教育種種問題。之後再到南京訪問南京大學、南京工學院等學府,對這個六朝古都的深厚文化有另一番體會。此團的重頭戲是北京之行,我們拜訪了北大、清華、北師大、中央民族學院、北京體育學院等名校;改革開放後這批歷史悠久的院校重新綻放昔日的光芒。那次我還有機會拜訪著名學者錢鍾書與楊絳伉儷,與錢先生的一個多小時對談,永世難忘。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