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論徐悲鴻的禽鳥畫(下)(汪亓)

寫意,在國畫中,專指用筆不求工細,注重神態的表現和抒發作者情趣的一種筆墨技法。
中國花鳥繪畫,在以寫實為重的情形時,最常使用的是工筆畫法,極盡物象姿態之精緻。徐悲鴻之高,是並未使用工筆技巧,以相對凝練的線條與色塊,藉寫意筆法勾點皴染,使所繪對象形神畢現,令人擊掌稱絕。
關於技巧,徐悲鴻曾細緻闡述道:「學畫者最好以造化為師,……細審其狀貌、動作、神態,務扼其要,不尚瑣細(如細寫羽毛等末節)」,「而寫(動物)時,須忘去一切筆墨,惟思體物之情」。
這一特點,由《柳雀圖》便可稍窺端倪。麻雀是徐悲鴻擅長的花鳥畫題材之一。其筆下的麻雀是在觀察寫生的基礎上加以提煉概括得來,多以赭色加淡墨染畫身體,再用墨色點出背部的麻點,鳥羽、喙及雙爪則直接用焦墨勾畫,頸部常以留白方式處理,加之兩點濃墨,其生動天真的面目便躍然紙上。圖中麻雀形象活潑,筆墨簡潔,敷色清雅,充分表現了畫家的造型能力和嫻熟精練的繪畫技巧。
不過,僅從繪畫技法上理解寫意,就只能由形式美感的角度得到管窺蠡測的淺顯認識。如果我們將「寫意」的概念範圍適當放寬,使其包含畫家直抒胸臆、寄託理想、寓懷深意的內容,我們在畫家筆下呈現的世界中才能發現其背後隱含的深邃精神。

(如欲閱讀全文,可選擇明報月刊iPad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

(作者任職於故宮博物院書畫部。本文配圖原作皆由故宮博物院收藏。)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