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理國故(潘耀明)

有一段時期,曾對大和文化產生了興趣。興趣的焦點,是日本不過是一個小島國,為什麼可以成為亞洲富強之邦?
熟悉日本文化的都知道,日本在政治體制上襲取了西方的模式,但在文化價值上還是承傳儒家文化。
這一說法,也許嫌於簡單化,如果要尋根究柢,相信可以寫一篇學術論文。
對於國人,五四運動以迄已經長滿一百歲,還在尋求救國良方和追求民主憲政的道路。路漫漫求索凡百年,似乎仍未找到理想良方,無疑,國家是富強了,人民生活改善了,但離五四所鼓吹的賽先生(科學)和德先生(民主)的理想之門,仍然頗有距離。
處於器世界的「賽先生」表面已達到,但要達到賽先生的的精神內涵──情世界,仍然咫尺天涯,至於德先生更遙遙乎不可及!
五四後,中國歷經幾次文化(政治)運動的大衝擊,把中國原有文化價值觀像餿水一古腦兒倒掉,恍如碎片零落,迄今未復元。
過去有一個講法──破舊立新,這是一個徹底革命的轉化過程,與日本兼容並蓄反其道而行之。問題是舊的丟了,新的卻未建立起來,造成過程中的脫節和斷層,難怪舉目所見,中國文化滿目瘡痍,新的文化價值觀未建立起來,舊價值觀的碎片拼湊不起來。
余英時教授在《五四:中國近百年來的精神動力》一文中,特別提出「整理國故」的重要,沒有整理國故,難以「再造文明」。①這就是為什麼白先勇一再強調,要再來一次五四運動,②恢復中國的傳統文化。白先勇的所謂「恢復中國的傳統文化」,與「整理國故」是一脈相通的。
對此,白先勇是身體力行。譬如他對崑劇這個「國故」的「整理」的成功,便十分鼓舞人心。
「整理」並不是照單全收,而是在承傳中通過整理加以開發、創新,以符合時代的要求。
中國古老的崑劇發展到今天,原本已奄奄一息,如果按照舊的形式只限於小眾舞台的表演,在有限的上層社會流行,肯定會逐漸走向式微以至凋謝、枯萎。白先勇的青春版《牡丹亭》,是對崑劇的發展和創新的成功例子。
白先勇意識到過去的崑曲的青黃不接及沒落,原因是只靠一批典型文人雅士去維持,時移世易,連表演形式和場地都與過去大異其趣:「現在客觀條件改了,都是大型的歌劇院,因此崑劇表現的方式也改了,不改的話就趕不上這個時代而被淘汰。傳統、傳統,不傳就沒有傳統,不傳就沒有了?!」③
白先勇還在五四的發源地──北京大學演出十多場崑劇,場場爆滿;去年他並組織了海峽兩岸十六間大學的學生和校友,在香港中文大學匯演校園版《牡丹亭》,同樣轟動。之前,他更在美國西岸舊金山灣區以及洛杉磯西方多個城市巡迴演出,同樣獲得一片喝采聲。
這種由小眾過渡到大眾、由內到外的推廣,引起廣泛的反響,從而使崑劇遍地開花!我曾說過,白先勇是以一個人的力量,做一個國家或社會的行為,我們正需要像余英時、白先勇等大家帶領「整理國故」,讓中華文化煥發出勃然生機!

注:

①余英時:《五四:中國近百年來的精神動力》,見本刊二○一九年五月號
②③潘耀明、金聖華、李炘、鍾宏志:《文化不行不能成大國──白先勇談中國文化的傳承》,《明報‧文化人間》,二○一一年二月二十五日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