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傳承之必要 (鄭培凱)

  接到一封電郵,是位中五學生寄來的,大意是說,他現在正修讀通識科的課程,要進行一項獨立專題探究,題目是中秋節商品化現象對傳統文化傳承的影響。希望通過這項研究,推而廣之,探索一條傳統節日可以持續發展的道路。聽說我對中國傳統文化承傳素有研究,希望能透過訪談得到指點,讓他的研究更為「充實及具權威性」。電郵還說,為儘快完成探究,希望我能在本周五前安排交流,如果無法抽空親身對談,也希望能夠透過電郵指教。電郵的末了,倒是很客氣,感謝我抽空閱讀這封電郵,敬希早日賜覆,不勝感激,云云。

  我偶爾會收到類似的電郵,大多數是大學生寄來的,經常都跟中國文化或文化遺產的議題有關,這一次是中學生,倒是讓我受寵若驚。不過,我總是覺得有點奇怪。因課業要求而研究一個專題,產生了疑惑,想進一步解決問題,找自己的老師問問,不是更容易得到答案,或是得到搜索資料的指點嗎?為什麼要捨近求遠,問一個毫不相識的「權威」呢?不禁遐想,若是饒宗頤先生也使用電郵,他是否天天接到中學生來電,問他一些中國文化課業所遭遇的疑難問題呢?他是否會循循善誘,一一作答呢?

  收到電郵是星期二晚上,急急忙忙要跟我在星期五前進行訪談交流,大概是作業有限期,下個星期得交差。給我兩三天時間的寬限,算是相當體諒老教授了,不像我們有些博士生,在論文答辯前兩天,才把論文交到你手上,逼着你開夜車,還滿懷愧疚,不敢讀得太認真,生怕看出個大毛病。看到電郵,雖然有心幫助這位中學生,可惜一連幾天特別忙,實在抽不出時間。第二天早上要寫一篇論文提要,中午要給個演講,下午要開會,晚上還有個重要的應酬。星期四有事得飛到台灣,星期五在台北,代表香港的港台文化交流委員會,宣傳二○一五年香港周的節目。於是,沒能打定主意,也就沒有即時回覆電郵。

  沒想到,第二天下午這位同學居然打電話到學校,問我能否接受訪問,能否回答他關於文化傳承的問題。看他如此鍥而不捨,我只好說,你把問題寄來,我趕飛機的時候抽個空,盡量一一作答吧。

  問題很快就寄來了,一共有七條:一、根據您對傳統文化承傳的研究,文化承傳有何要素? 二、創新和推廣對文化承傳而言有多重要?三、文化承傳是否應以大眾為先?四、商品化能否讓文化承傳走上可持續之路?文化是否必須完整地承傳?因為商業考慮而犧牲部分習俗是否可取?五、對於承傳傳統文化,政府應否扮演更主動的角色?六、除了商品化,還有什麼方法有助傳統文化在現代社會承傳?七、現代的中秋節有商品化趨勢,是成功的文化傳承嗎?

  我覺得同學的問題,雖然稍嫌糾纏,但是問得很好,關鍵是困惑於節日傳承與商品化的衝突。他顯然知道文化傳承有其必要,而且希望文化傳統能夠推廣,可以持續發展,不要因時代變遷而斷絕。但是,如何讓傳承得以延續,則令他感到困擾。要延續與推廣,是否就要創新,要大眾化?要大眾化,是否就得商品化?假如不把文化傳承變成商品,有什麼方法可以讓傳統在現代社會承傳下去?

  我告訴同學,文化傳承頗複雜,是多面多元的,有精英層次的,也有通俗層次的,兩者都值得傳承。因時代變化而產生變異,甚至只能部分傳承,是無可奈何的歷史現象。但是,因為商業考慮,為了賺錢,而犧牲文化傳統習俗,是殺雞取卵的手段,絕對不可取。所有人都應該認識,文化有其承續性,人類文明才有意義。我們要尊重前人的創造,不可抹殺前人對文化的貢獻,這才是文化傳承的真諦。時代在變化,文化傳承也會發生變化,但是絕對不能為了賺錢而扭曲傳承。因此,要尊重文化傳承,要通過人文教育來認識,讓我們清楚了解,文化傳承是人類追求真善美的具體展現,也是人類生存意義的必要。

 

(作者是香港城市大學中文及歷史系客座教授。)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