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大灣區(潘耀明)

有如語言之於批評家,望遠鏡之於天文學家,文化就是指一切給精神以力量的東西。①

最近有關粵港澳大灣區的建構高唱入雲。建構大灣區的人,大都從經濟和政治角度出發,談文化的不多。
我在幾個場合曾講過,大灣區文化有資源互補的必要。我說過,香港是一個開放的社會,也是國際文化窗口和中西文化交匯之地,資訊發達,充滿創意,過去一直發揮文化窗口的作用,內地開放後,在整合內地與香港的文化,起不可抹煞的作用。
對於與大灣區的出版合作,過去已經有過先例了。一九八○年,我進入三聯書店負責編輯部,那是內地剛剛走上改革開放道路的年代。在此之前,內地的出版業除了出版政治讀物,只有數量很有限的文化書的出版。可以說整個出版業仍然處於較落後的狀態。
相反地,香港雖然圖書市場狹窄,文化出版信息較發達,地處華洋文化交流樞紐,可以發揮國際文化窗口的作用,出版業也相對地活躍。
我們因應當時的客觀環境,主動策劃多套文叢、文庫和大型文化藝術畫冊。
我們利用內地的豐富資源,如強大的作者陣容和編輯力量,主動策劃選題,與內地出版社開展合作關係,製作大型圖書。
內地開放伊始,我們首先策劃兩套文集,恰恰是與屬於大灣區的廣州花城出版社合作的《沈從文文集》和《郁達夫文集》,各十三卷,其中一卷是資料彙編。所以有此出版意念,是因香港及海外對沈從文及郁達夫較熟悉的緣故。
結果這兩套書打響了香港三聯書店的出版品牌,受到讀書人的歡迎和肯定。三十多年後,我去參觀湘西鳳凰城沈從文故居,香港版的燙金封面的《沈從文文集》被置放於玻璃櫥窗內,十分醒目。
由於以上兩套文集的成功出版,成為合作出版的樣板,加強了我們以合作形式出版文學叢書的信心。我們開始策劃好幾套文叢。
首先我們就近與廣東人民出版社合作出版《歷代詩人選》。從《詩經選集》出起,一直到明末清初的詩人選集,共四十冊。
《歷代詩人選》合作的成功經驗,更增加我們的信心,陸續開展與內地其他出版社的合作,如與上海古籍出版社合作出版的《歷代散文選》(《歷代詩人選》和《歷代散文選》還由台灣遠流出版社出台灣版,屬三地合作),與人民文學出版社合作出版的《現代中國作家選集》叢書等。
繼此之後,我們為之雄心萬丈,提出出版港、台及海外作家的選集叢書。我們還成立「文藝風出版社」,出版《台灣文叢》。當時入選的作家有柏楊、陳映真、黃春明、楊逵、楊青矗、張香華、王拓等人。
此外,我們還策劃出版了一套以海外華人作家為主的《海外文叢》和《香港文叢》。
我們曾打算待各套叢書出版後,可以整合成《世界華文文學大觀》,因囿於人力財力,我們採取靈活的做法,即先化整為零,再配龍成套。這個計劃,可惜在我離開香港三聯書店而中斷。
以上出版的例子,可以說開創了大灣區出版合作的先河!

 

注:①愛默生《論文化的進步》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