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救港(潘耀明)

五四百年反省,糾結着一綑理還亂的思緒,迄今我們讀到的文章,眾說紛紜──各取所需,而且與時俱變!
以毛澤東為例,他早年曾稱許胡適、陳獨秀、吳虞、李大釗等人,甚至向他們個別問道,也不主張揚棄傳統文化,「一九二○年他給周世釗的信中說:『東方文明在世界文明內要佔半壁的地位,然東方文明可以說就是中國文明。』」①
毛澤東浸淫過傳統文化,對古典書情有獨鍾,晚年他對舊版的線裝書更有特別癖好。但是,在他領導後來的革命運動中,他一再違反初衷,大肆攻訐他曾傾服過以上的文化大師,非把他們一舉打倒、批臭不可!
毛澤東可以說是與時俱變的典型人物。他後來由一個熱愛中國文化的人,一躍成為革命政治人物,此後刻意把文化貶為政治從屬的地位,視為革命的喇叭。在火紅的年代,只有一株獨放的革命文藝被肯定,餘者一概被目為異端,予以徹底否定。這叫做文藝為政治服務。
文藝一旦被貼上革命標籤,已不是純粹的文化了。過去一大批迎合政治的作品如《金光大道》、《歐陽海之歌》等遵命文學已被時代淘汰了。
沈從文是一位清醒者,一生游離於現實政治之外。他於上世紀四十年代被郭沫若批為「桃紅色」作家,立即嗅到那股政治硝煙的味道,毅然放棄小說創作,潛心學問和學術研究,其後蔚成中國古代服飾文化研究大家,是罕有葆有中國知識分子那一份初心的人。
五四運動活像一個少女,誰有權勢都可以打扮她。一百年後的五四已是蓬頭垢面,是時候洗滌去活像她身上污漬、梳理她的形象,讓她恢復清新的原貌。
王元化曾說過:「如果不是過份咬文嚼字,是可以明白『五四』反傳統是作為反對封建思想而提出的,而並不意味着反對文化遺產。」②
中國傳統文化特別是儒家文化並不盡是糟粕,箇中不乏五千年文化積澱下來的精髓,橫亙在我們後人面前,是如何承傳和發展的問題。孫中山先生曾指出:「歐洲的科學發達、物質文明的進步,不過是近來二百多年的事。講到政治哲學的真諦,歐洲人還要求之於中國。諸君都知道世界上學問最好的是德國,但是現在德國研究學問的人,還要研究中國的哲學,甚至於研究印度的佛理,去補救他們科學之偏。」③
英國著名歷史學家湯恩比更強調:「欲解決二十一世紀的社會問題,唯有孔孟學說與大乘佛法。」④
反觀香港的社會,我們的特首如果熟讀古訓:「君子之過也,如日月之食焉:過也,人皆見之;更也,人皆仰之。」像子貢所說的「君子的過錯,就像日蝕、月蝕一樣:所犯的錯,人人都看得見;改正了,像日月蝕後重現光明那樣,人人都敬仰。」誠心改過,就不會弄至如斯結局!

注:

①②王元化:《思辨發微》,三聯書店(香港)有限公司,一九九二年七月
③孫中山:《民族主義‧第四講》
④湯恩比與池田大作對談:《展望二十一世紀》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