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一五年度諾貝爾獎簡介

和平獎

  由突尼斯「全國四方會談」榮獲。該組織由四個突尼斯公民組織組成,代表社會不同的界別及其對工作、生活和福利、法治原則和人權的價值觀。

  突尼斯在二○一一年爆發茉莉花革命,把獨裁者本.阿里(Ben Ali)趕下台,然而社會持續動盪,政治紊亂,至二○一三年更出現政治暗殺事件,國家瀕臨內戰邊緣。「全國四方會談」在彼時適時成立,擔任調停者角色,鋪設和平對話之路,促成公民、政黨和當屆政府協商合作,最終讓國家成功舉行自由選舉,政權得以和平轉移和建立憲政,使不同性別、政治和宗教信仰的國民的基本權利得到保障。

 

經濟學獎

  獲獎者為任教於美國普林斯頓大學的英國裔經濟學家迪頓(Angus Deaton)。諾貝爾評審委員會讚揚他對消費行為、貧窮及福利的研究,改變了微觀經濟學、宏觀經濟學及發展經濟學,又指其研究有助重新界定全球衡量貧窮的方式。

 

化學獎

  獲獎者為瑞典科學家林達爾(Tomas Lindahl)、美國科學莫德里克(Paul Modrich)、和土耳其裔美國科學家桑賈爾(Aziz Sancar)。

  七十年代初期,科學家仍然認為DNA分子非常穩定,事實是,DNA分子是「天生的不穩定傢伙」,並且每天都受到紫外線、自由基和致癌物質的損害。

  林達爾的研究便揭示,DNA衰敗速度之快,使生命根本不可能存在。林達爾其後發現 DNA分子存在修復機制,他發現的是「鹼基切除式修復」,可以修復DNA,讓DNA不致衰亡。

  桑賈爾發現了「核苷酸切除式修復」,這個機制可修復紫外線對DNA造成的傷害,如果缺乏這種機制,人類在陽光照射下很容易患上皮膚癌。

  莫德里奇的研究則顯示,細胞可自我修正分裂時造成的DNA錯誤,這種機制稱為「錯誤配對修復」,如果「錯誤配對修復」有缺陷,可引發大腸癌等疾病。

  三人研究DNA修復機制的成果,開拓了新的研究領域,有助研發抗癌新藥和療法。

 

物理學獎

  獲獎者為日本東京大學宇宙射線研究所所長梶田隆章、加拿大科學家麥克唐納(Arthur McDonald)。二人發現「中微子振盪」,證明中微子具有質量,「改變了人類對宇宙歷史、結構和未來的認識」,因而獲得殊榮。

  一九九六年,日本科學家在東京建造神岡探測器,一九九九年,加拿大科學家在安大略省建造的薩德伯里中微子觀測站也開始運作。梶田隆章和麥克唐納分別在兩觀測站發現,中微子進入地球後並非如最初所想的失蹤了,而是改變了身份,他們繼而發現不同種類的中微子會產生振盪,也即肯定它們擁有質量。

  物理學家相信,研究中微子的振盪現象,有助解釋宇宙物質為何存在,以及宇宙如何演化,這就是為什麼諾貝爾評委形容梶田隆章和麥克唐納的發現是歷史性的發現。

 

醫學獎

  獲獎者為愛爾蘭裔美國學者坎貝爾(William C. Campbell)、日本北里大學教授大村智和中國中醫研究院終身研究員屠呦呦。

  三名得獎者從事的研究,針對幾種最致命的寄生蟲疾病提出革命性的治療方法,造福人類,貢獻難以估量。

  坎貝爾和大村智發現名為 「阿維菌素」的新藥,這種新藥的衍生藥物伊維菌素大幅減少河盲症和淋巴絲蟲病的病例。前者是一種因感染蟠尾絲蟲引發的疾病,病狀包括嚴重失明。後者由班氏絲蟲、馬來絲蟲和帝汶絲蟲等引發,病症主要是急性淋巴管炎和淋巴結炎等。伊維菌素療效卓著,河盲症與淋巴絲蟲病目前已接近根除。

 

(編按:屠呦呦獲醫學獎,請參見本期特輯。諾貝爾文學獎請參見專稿。)

  (香港 唐吉)

 

贊助商離場 Folio獎暫停

  因不滿布克獎(The Man Booker Prize)以「可讀性」來評選作品,有把文學推向通俗化之嫌而成立的Folio文學獎(Folio Prize),由於英國出版商The Folio Society決定不再贊助有關項目,宣布暫停明年的獎項。Folio文學獎的官方網頁貼文表示,深信一個由作家推動的書獎必定有立足之地,他們將於二○一七年捲土重來,並且很快會公布明年春天的活動。Folio文學獎於二○一三年三月推出,一心與布克獎分庭抗禮,獎金高達四萬英鎊(布克獎獎金五萬英鎊)。僅僅兩屆的得獎者分別為美國知名小說家桑德斯(George Saunders)和印度裔美國小說家Akhil Sharma。除了Folio獎因贊助碰壁,英國著名的非小說類寫作獎塞繆爾.約翰遜獎(Samuel Johnson Prize),以及獎金高達十萬歐羅、由都柏林市政府和IMPAC合辦的國際IMPAC都柏林文學獎(Impac prize),也在五月時宣布需尋找新贊助人,前者一直由一名匿名人士贊助。

  (英國 安妮)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