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網絡

  香港

獨立紀錄片是社會縮影

  三月八日至十三日,香港浸會大學電影學院、香港電台、電影文化中心(香港)合辦「紀錄中國——中國獨立紀錄片」免費放映及映後座談,分別播放鄭闊《798站》,陳為軍《請投我一票》,邱炯炯《萱堂閒話錄》,周浩《差館》、《差館Ⅱ》,黎小鋒、賈愷《遍地烏金》等六部內地紀錄片,並邀請導演、文化評論人及社會學者等參與映後座談,讓觀眾了解中國當下的社會現況和人民生活。

  閉幕電影《遍地烏金》透過訪談、速寫、紀事,深入盛產煤炭、有「中國的科威特」之稱的陝北愉林。導演從開採、運輸、信息中介,順着煤炭產業鏈的各個環節追蹤有關人等的工作、生活和困境。牽涉礦工、礦主、政府監督人員、當地居民、卡車司機、公安、中介、地產商,當中的糾葛千絲萬縷,構成一種彼此依存卻又互相剝削的奇怪生態。這群生活在無奈、不公、逼迫之下的小人物,恰是中國當代社會的縮影。

  (香港 朔月)

跟隨劉克襄認識香港風物

  甫見題目,且不要急說是不是弄錯了,劉克襄不是台灣作家嗎?的確,台灣自然寫作家劉克襄書寫了台灣,繼而書寫香港。今年他在嶺南大學做駐校作家。三月九日的演講,題為「我在香港的自然觀察和書寫」,他誠懇說,在港生活六七年,方把稍為成熟的香港自然印象向大家報告。開首別開生面,從「嶺南貓」說起。他熟知校園內貓兒的活動與脾氣,拍了一千多張照片,貓兒不躲避人,不必用長鏡頭拍攝。貓兒融入校園生活,背後是「人」的認同和接納。這麼說,似溫暖的人情,又隱隱然似有禪意。香港為什麼吸引劉克襄?在一個生活緊張的都會裏,竟然有三十三座郊野公園,這裏是觀察自然環境和都會生活關係最合適的地方。劉克襄每星期都在《明報》副刊寫一篇香港地理誌文章,有心的讀者,不妨用心閱讀。

  (香港 阿瑣)

  海外

吉本隆明辭世

  年輕人狂熱時必熱衷於難解的理論。六十年代學生運動中挾吉本隆明的書走路是風尚。這位有「戰後思想巨人」之譽的詩人、評論家於三月十六日病故,享年八十七歲。石原慎太郎悼念:他這一走,日本再也沒有像樣兒的評論家了。五十年代他深刻批判左翼知識人戰後改變主義、主張的「轉向」問題。與時俱進,八十年代正面評價高度消費社會以及時裝、漫畫之類的亞文化。對於核電站,主張用其利,而無限近乎完璧地防其害。吉本反對一切權力,作為「大眾」而生,基於這種理念,在日本絕無僅有地建構了具有獨自性的思想。畢竟今非昔比,當下向年輕人介紹,得說他是吉本芭娜娜的老爸。

  (浦安巿 李長聲)

華府地標重新開放在望

  一九九八年六月,克林頓總統訪問中國時,有一次演講提到徐繼畬(一七九五—一八七三)編纂的經典之作《瀛環志略》,強調一百四十五年前從那本書引用的碑文,是美國的立國精神與理想。什麼碑文呢?矗立華府國家廣場「華盛頓紀念塔」內壁一九三處石雕,有一處是用中文寫的:「……不傳子孫,而創為推舉之法,幾於天下為公,駸駸乎三代之遺意……。」美國的民主選舉制度,實為中國「三代之遺意」的實現。

  去年八月,紀念塔因蒙受地震之災而長期關閉。雖然政府預算裁減,國會還是通過「相對基金」七百五十萬美元,希望湊成一千五百萬美元作為紀念塔的修繕經費。華府地區富豪盧賓斯坦曾捐出四百五十萬美元補助國家公園中國熊貓的保健與繁殖計劃,最近他又慷慨拿出七百五十萬美元正面回應「相對基金」的構想。管理機構現已進行公開咨詢、徵集工作,預定八月間決定修建工程方案及招標,並於一年後竣工,盡快重新開放。

  (加州 汪威廉)

  台灣

龍應台張曉風勇闖政壇

  兩位台灣知名作家學而優則仕,勇闖政壇。龍應台出任本屆文建會主委,繼上回出任台北市文化局長之後,再度為馬英九政府披甲上陣;張曉風當選本屆立委,為親民黨三席立委之一。一在朝,一在野,引發不少話題。二月十六日,龍應台以主委身份拜會立委張曉風,張曉風寫下「亦相濡以沫、亦相忘江湖」贈龍應台,龍應台離去前還以飛吻道別,兩人先禮後兵,將來各為其主兵戎相見,過去的深厚情誼能經得起考驗嗎?龍應台首度到立法院備詢,即面對反對黨質詢《夢想家》案,首度接招,輕騎過關;二月二十五日,張曉風到立法院質詢,針對新科行政院長陳冲的施政報告,即大開殺戒,短短一頁半挑出二十九處文法問題,籲請官樣文章要有新意。兩位文人為政,想必政壇會有一番新氣象。

  (台北 黃暐勝)

  內地

名人故居拆遷引熱議

  位於北京西城區磚塔胡同西頭的八十四號院,因魯迅先生在此創作出《祝福》而聞名。常有魯迅研究者去參觀。但日前,該院外牆上出現了一個大大的「拆」字,引起了文化界人士的關注。

  西城區文委表示,該院並非文物或掛牌保護院落。但據魯迅研究專家介紹,從一九一二到一九二六年,魯迅曾先後在北京紹興會館、新街口公用庫八道灣十一號、磚塔胡同六十一號和阜成門三條二十一號居住。八道灣十一號是《阿Q正傳》的誕生地,也曾面臨拆遷厄運,文化研究者不禁奔走呼號,憂心如焚。

  據統計,九十年代以來,北京城中高達三分之一的名人故居已被拆除。曹雪芹故居、尚小雲故居、荀慧生故居等,都隨着推土機的轟鳴頃刻間成了一堆殘垣斷瓦。連生前致力保護老北京的梁思成、林徽因故居亦遭拆除。多少名人故居都逃脫不了一「拆」的命運,令人歎息。

  (上海 鍾宏志)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