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因緣  ——感念夏志清先生  (白先勇)

  夏先生本人從不講究虛套,快人快語,是個百分之百的「真人」,因此我在他面前,也沒有什麼顧忌,說的都是心裏話。打從頭起,我與夏先生之間,便建立了一份亦師亦友、忘年之交的關係,這份情誼,一直維持了半個世紀,彌足珍惜,令人懷念。

  ——白先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