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五十年的再反思

承接上期「反思文革五十年」特輯,本期特輯再作反思。野夫文章談到草根「三種人」(追隨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團造反起家的人,幫派思想嚴重的人和打砸搶分子)為文革的「另類犧牲品」,似乎他們就是文革的兇手和罪人。即便他們怎樣被懲罰和報復,都不應該得到理解和同情;于建嶸夫子自道的「黑人」生涯,以及康雪培細訴為何會害怕已經逝世三十九年的曾外祖父康有為會「連累」他們,歷史創傷,讓人心有餘悸;吳輝記述父親吳荻舟在文革期間寫過的兩份材料,側寫那個時代黨員的生活。
上述文章側重經歷和回憶,以下兩篇則作宏觀的探討。駱惠南重估文革對中國經濟的影響,提出計劃經濟不完善反令轉型成為市場經濟的成本較輕,論述獨到。石鎮淺談文革對香港的影響,讓我們知道,不能獨善其身。
五月二日,一場名為「在希望的田野上」的紅歌演唱會在北京人民大會堂舉辦,大唱連薄熙來在重慶唱紅打黑時都不敢唱的文革歌曲,令人訝異:這不是要為文革翻案的前奏?正如曹景行所言,「文革不全面徹底清算,時機成熟就會死灰復燃」。
文革五十年,值得反思,再反思。
──編者

另類犧牲品:文革後草根「三種人」的命運 (野夫)
我的「黑人」生涯 (于建嶸)
悵望同和里:康有為曾外孫女在文革時期 (康雪培)
禍兮福之所倚:重估文化大革命的客觀歷史作用 (駱惠南)
尚餘清風拂在心:「香港負責人」二十年收支明細 (吳輝)
淺談文革對香港的影響 (石鎮)
今年的「紅五月」不尋常 (曹景行)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