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一年北京繼續「補短板」 (曹景行)

不久前剛從香港回到上海,發現所住社區四周買不到報紙了,本來還剩下的那個書報亭已經被拆得乾乾淨淨,變成停放電動自行車的地方。大概一個多月前,書報亭的業主給我看過一張白紙,晚上就貼在書報亭門上:「根據全市東方書報亭『補短板』工作總體部署,您所在東方書報亭已被納入『補短板』範圍,具體『補短板』工作由所在區、街鎮及上海東方書報刊服務有限公司落實。特此通知。」
既然是政府行為,那就沒有商量餘地。我不知道那位年近退休的業主有沒有得到補償、日後如何謀生,只知道自己每天為了買報紙要多跑一些路,就算鍛煉身體吧。這件事也讓我意識到「補短板」三個字的威力和重要。究竟是什麼意思呢?那位業主不知道,我也不知道。
為了搞明白拆書報亭與「補短板」的關係,我從網上搜索到相關地區城管中隊的一篇新聞稿:「目前上海街頭的彩票亭、書報亭和治安崗亭都是歷史的見證,也是城市升級轉型的起點,同時也是新時代下社會環境中的短板,我們城管執法的補短板工作將永遠在路上。」書報亭成了上海的「短板」,把它們拆了就是「補短板」?好像也不是那麼簡單。

「三去一降一補」
也就是差不多的時候,中共中央政治局十二月九日舉行會議,為不久後舉行的中央工作會議定下基調,包括新的一年「要深入推進『三去一降一補』」。世界各地官府文字都喜歡玩縮略語,中共更有一二三四數字化的傳統癖好,如早先的「五講四美三熱愛」。但也容易把人搞糊塗,若要解釋給外國人聽常常苦了翻譯。
這裏的「三去一降一補」,全文應該是「去產能、去庫存、去槓桿、降成本、補短板」;上一年十二月的全國經濟工作會議就已提出,二○一七年還要繼續,還強調要「深入推進」。可見中南海已把「補短板」作為當前重大國策,應該不是上海城管拆幾個舊書報亭那麼簡單。再查找北京官方的權威解釋,「三去一降一補」乃習近平「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具體措施,其中的「補短板」是要「提高整體資源配置效率」,以「平衡供需關係」。
再說得明白一點,「補短板」也就是按照「木桶(短板)效應」理論,木桶要多盛水就要更換或者加長最短的那塊木板,國家發展也要補強最薄弱領域和環節。「補短板」是不是就要像上海那樣拆掉街頭書報亭,官府應該有官府的道理,民間也有民間的困惑。但琢磨一下北京最高領導層一再強調的「補短板」,顯然是着眼國家的全域和大局。
實際上,「三去一降一補」的前四項都有「補短板」的含義,而且還有很強烈的緊迫感。過去三十年中國的發展並不平衡,已經出現嚴重掣肘未來發展的「短板」,必須盡快補上,否則就有可能發生重大危機,甚至崩盤。就在中共政治局開會後第五天,官方《人民日報》頭版刊登題為《中國經濟新方位》的長篇文章,傳遞出高層的最新意向,也連帶讓「新方位」一詞首次亮相。
與早先的熱門詞「新常態」既相連接又有發展,《人民日報》的這篇長文突出習核心「以新的有力作為標注着中國經濟的新方位」。文章中有一段專門談及當前中國經濟和社會的「短板」:「新常態下,經濟結構的優化更重要,防止『木桶效應』更迫切。協調發展,注重的就是解決發展不平衡問題。城鄉發展不平衡、區域發展不平衡、經濟社會發展不平衡……把握經濟新方位,必須謀劃經濟社會的協調發展,增強發展的平衡性,不讓今天的『短板』變成明天的『陷阱』。」

習近平救了中共和中國
可以說,北京主政者從早先的凱恩斯主義決策思維,轉向這兩年的「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正是要糾正經濟發展中越來越嚴重的不平衡,花大力氣修補「供給缺陷」這一大「短板」。就拿環境污染來說,不僅北京和華北、東北的霧霾未見顯著緩解,素有天府之國美譽的西南經濟重鎮四川成都近日也出現嚴重霧霾,甚至引發民眾帶着口罩走上街頭表達不滿。當地彭州石化成為眾矢之的,當局不得不大量刪帖,以求減少網上反對聲音。
如此因「發展」而造成老百姓不滿的事情各地都有,成都只是最新的例子。「三去一降一補」中「去產能」涉及的鋼鐵、煤炭等產業龐大過剩產能,「去庫存」涉及的房地產大量積壓,「去槓桿」涉及的地方政府和國有企業巨額債務,全都是不斷膨脹的地方或部門利益多年來片面追求發展造成的惡果,再不糾正必然導致整個國民經濟掉入深坑陷阱。
如果放大來看,自從四年前中共「十八大」習近平接掌大權以來,他的主要工作就是修補中共政權的「短板」,清除過去近三十年中國急劇變化和高速發展中積聚起來的污泥濁水,糾正利益分配的不公平和社會發展的不平衡,緩解由此產生和加深的社會矛盾,排泄不斷膨脹的民怨,維護中共執政基礎。其中最重要的兩項為整肅執政黨內和軍內空前嚴重的腐敗,雖然尚難從根本上解決,但還是收到明顯效果。
這幾項「補短板」的歷史意義究竟如何,不是今時今日能夠做出定論。前幾天同一位來自台灣的前輩學者聊天,他就認為習近平做的這幾件大事救了中共,也救了中國。我不敢如此樂觀,因為中國的事情、世界的事情實在難料,歷史的功過還是等歷史去論定吧。

特朗普讓「補短板」更必要
不過,如果考慮到特朗普成為美國總統後的中美關係和國際大局,習近平這幾年的「補短板」還真是及時和必要。否則一旦中國外部環境和內部經濟同時惡化,官場和軍隊又都驕奢淫逸、各謀私利、四分五裂,勢必導致民怨沸騰、民心日益渙散,當年蘇聯崩潰正是北京前車之鑑。現在即使仍可能藏有種種隱患,但情況畢竟好了許多,尤其軍隊能夠「刮骨療傷」推進全面改革,殊為不易。
二○一七年對習近平來說又是個關口。在國內,晚秋十一月前後,北京將舉行的中共「十九大」,關係到能否穩固以他為核心的中央班底。國際上的最大挑戰必然來自美國。特朗普已經一再表示要在貿易和南海問題上同中國較勁,更揚言不惜觸動「一個中國」這個中美關係的基石,把台灣當做同習近平討價還價的籌碼。他也真是言行一致,當選沒幾天就打破中美建交以來的外交禁忌,親自接聽來自台灣的「蔡英文總統」祝賀電話。
特朗普正式成為美國總統後,中美關係會不會迅速惡化,台灣海峽會不會再起惡浪,現在都難以預判。雖然中美兩邊的專家學者和媒體都在做出各種分析,但鑑於他們對特朗普、對這次美國大選結果的判斷大多錯得離譜,憑什麼再相信他們對中美關係未來發展的高見呢?
特朗普當選後這一個多月的言行顯示,他確實是想讓美國「重新偉大、再當第一」,他也確實把中國作為美國的主要對手。樂觀來看,中國可以抓住美國國內政治潮流巨變的機會,或有可能同特朗普達成某種重大利益交易,不僅防止中美關係大倒退,而且有可能推動中美進一步加強合作;悲觀來看,鷹派當道的美國新政府會用當年列根對付蘇聯的方法對付今天的中國,除了經貿關係惡化,美國還會聯手中國周邊國家,在台灣海峽、釣魚台及中國東海、南海不斷鬧出事端,甚至不惜開戰。
當然,最有可能的還是大致維持中美關係目前狀況,即使風波不斷、時起時伏,但總體來說好不到哪兒去,也壞不到哪兒去,雙方經過幾番交手都還會面對當今世界的困境,面對中美之間的現實利益和實力對比。北京官方至今對特朗普的種種政策宣示及人事安排大致低調應對,更加關注他上任後可能採取的實際動作,而不是上任前每天發布的推特言論。
至於香港的事情,二○一七年特區政府換屆,習近平七月一日勢必親臨就職典禮。自從前年「佔中」事件以來,香港事務對北京變得更加棘手,也成為中央政府必須加快修補的「短板」。近期北京對香港的決策變得乾脆利落,先通過人大釋法封殺「港獨」參政的空間,再用梁振英棄選的安排暫時穩住特首的選情,很能體現習近平的風格。
在北京高層的各種「補短板」中,最重要也是最不容易的,還是修補中國十三億民眾人心向背的「短板」。回到本文開頭的那件事,如果各地政府、各級官員把「補短板」仍然當作自己的「政績工程」,只做些粉刷門面的事情,甚至不管什麼都裝到「補短板」的口號裏面一鍋煮,無視民眾的實際甘苦,他們本身或許就是應該修補的「短板」。
(作者為香港時事評論員。)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