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春說茶(潘耀明)

新正初一,在家鄉閩南山區的晚輩們都起早,向長輩如父母兄長敬奉新春茶,泡好的茶大都加入一二塊冬瓜條糖漬或冰糖,奉茶時要善誦善禱,祝賀身體康泰、如意吉祥,長輩則把事先準備好的利是派發給晚輩,祝學業或事業進步。
奉茶是新春第一樁唯茲唯重的事!
剛過去的豬年年杪,我們舉辦了主題是「茶文化之旅」的「第七屆世界華文旅遊文學國際學術研討會」和主題是「以茶論道」的「第一屆茶文化論壇」,兩者都離不開茶。
設計「以茶論道」,是因為「茶文化之旅」主要是學術研討會。世界各地的不少茶商、茶藝師都希望能夠參加。為了滿足這個要求,我策劃了包括茶商、茶藝師及茶文化研究者共同參與深圳的「第一屆茶文化論壇」。
這次論壇從規模、參與人數及規格而言,比之「茶文化之旅」研討會,有過之而無不及。
論壇邀請了十八家來自香港、福建、浙江、廣東、雲南、台灣等地區和日本、緬甸等知名茶區的茶商前來參展,包括日本茶道專家和各名茶區的專家、茶藝師與大家體驗世界各地名茶和茶道。
我在「茶文化論壇」致辭時指出:「中國是世界上最早發現和利用茶葉的國家。茶不僅是一種食品,一種享受,更有着豐富的文化內涵,反映出中華民族悠久的文明和禮儀。」
中國有關茶的文學作品包括茶詩、茶詞、茶曲、茶聯、茶賦等和茶事小說,可以說是源遠流長,數量眾多。
可見茶文化乃國學之大觀也!
「柴米油鹽醬醋茶」,是自古以來中國老百姓開門七件事,缺一不可,與人們生活息息相關。茶雖列在七件事之末,卻是前六件事基礎的提升。連嚴肅著稱的魯迅先生也認為「有好茶喝,會喝好茶,是一種『清福』。」①從品茶「練習出來的特別的感覺」②,便是韻味。
魯迅因了這不一定是普及大眾能感覺出來的「細膩和銳敏」③而不去細究。倒是乃弟周作人對這一韻味理解得頗透徹:「喝茶當於瓦屋紙窗下,清泉綠茶,用素雅的陶瓷茶具,同二三人共飲,得半日之閒,可抵十年的塵夢。喝茶之後,再去繼續修各人的的勝業,無論為名為利,都無不可,但偶然的片刻優遊乃正亦斷不可少。」④
日本把喝茶與禪道聯繫在一起,這次「茶文化論壇」來自日本的茶道專家宮武慶之博士的茶道表演,其優雅而富韻律的烹茶過程,令人體驗到「自然主義的茶」⑤的禪味。與會的王蒙表示,品茶「那種滋潤,濕潤的感覺,彷彿撫慰了被燙過的舌尖。」給予他一種「自得忘言,意在言外」的禪意。
正如英國著名湖畔詩人柯勒律治(Samuel Taylor Coleridge)慨歎道:「為了喝到茶而感謝上帝!沒有茶的世界真難以想像──那可怎麼活啊!我幸而生在有了茶之後的世界。」──信然。
  
今年十二生肖屬鼠,正是「衛生家無鼠,吉慶歲有餘」。祝讀者、作者鼠年啟泰、如意吉祥!

注:

①②③魯迅:《喝茶》
④周作人:《喝茶》
⑤日本岡倉覺三:《茶之書》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