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版權條例的法律通識答問 (李偉民)

《二○一四年版權(修訂)條例草案》在二○一五年末開始在立法會二讀,其間受到不少阻力,網民群起反對,有立法會議員為此拉布和製造流會;另一方面,亦有香港版權大聯盟力撐草案。本刊特別邀請香港藝術發展局前副主席李偉民律師,以答問的方式解釋何謂版權、版權條例為什麼需要修訂、修訂後爭議的地方是什麼。內容深入淺出,希望讀者閱後對修訂條例有更深入的理解。  ──編者

 

 

問:可否詳談今次《二○一四年版權(修訂)條例草案》?

答:版權是知識產權(或叫IP,即Intellectual Property)的一部分(其他如商標、創科專利等),知識產權是非常專門和複雜的法律,而且許多概念來自西方國家,背景迥異,由於今次的篇幅有限,我精簡地把重要的「多角度」討論一下,文化寫作人是IP界的重要部分,要認識版權法。
問:什麼是版權(copyright)?

答:版權是人類使用技巧、下過苦功、心思和經歷過工序的文化藝術或媒體創作成果。在英國,早於一七一○年,便有版權法,而且法律上,成果必須是原創的,才會受保護,簡單來說,例如一本原創小說、一部電影、一首歌、一個電視節目等等都會自動產生版權,有些國家要求版權被承認和登記才有效,在香港,版權不用登記,如有爭議,由法庭判定。

問:法律如何保護版權原創者(版權持有人) ?

答:在一九九七年前,因為香港是英國殖民地,我們使用英國的法例,在一九九七年回歸前過渡期,我們急急訂立了本地的《版權條例》(第五二八章),其他部分法律原則是來自香港和英國的法庭判例。法律的精神是容許版權持有人擁有「獨家權利」去使用、複製、分放、賣出、借出、修改自己的版權作品,如其他人侵犯版權持有人的專利,他可在民事上(即持有人可向法院起訴第三者侵權,要求賠償)或刑事上(即持有人可以向政府部門投訴,然後部門可控告第三者侵權犯罪,後果是罰款及入獄),如何界定某人的作品是否視為版權?何謂侵權?有什麼法律原則?不同情況應用哪些原則和條例?應該起訴哪一位?後果是民事還是刑事?這些法例原則都是複雜的,坦白說,普通人很難理解;有時候,我們當律師也弄不清楚,要徵詢擅長版權法律的大律師才知道答案,當然,法律是「死」的,應用是「生」的,我們要信賴執法者的合理判斷和公平執法。坦白說,今次條例草案的許多條文,是把一些行為定義為刑事及民事的行為,例如版權持有人不同意,你卻把他的相片據為自己網站所用,已是犯法。

中西方的「知識產權」

問:中國人對「知識產權」的傳統概念又是什麼?

答:中國人說「有容乃大」、「放於利而行,多怨」、「天下為公」、「君子懷刑、小人懷惠」。傳統上,中國人沒有「版權」、「知識產權」等利字當頭的東西,不會把創意變成生財工具,有好東西便拿來互相分享,無分彼此,大家用道德來規範「有所為,有所不為」;當然,有些「自私」的,只會把「知識產權」傳給徒弟或家人,作為私用(例如釀酒的秘方)。在古代,法律從來沒有保護所謂「知識產權」,所以,孔子、孟子沒有收過版稅;而曹雪芹的《紅樓夢》亦不斷被進行二次創作,五百多種《紅樓夢》子弟書便是好的例子。李時珍的藥方救了世世代代的命,他半毛錢的版稅也未收過。而西方的知識產權概念是源自十七世紀保障商業利益,當時由於印刷術的產生,侵權者在未經作者同意下,大量複印他的作品,故此有版權法,版權法是一種產權法(property law)。在老香港,侵權執法也不嚴謹,是故,我們小時候,家裏為了省錢,我們許多是念台灣翻版教科書的;粵劇《帝女花》可以美妙地把琵琶曲《妝台秋思》改編成主題曲《香夭》;名曲《凰閣恩仇未了情》是二次創作自《明月千里寄相思》;止痛油可以互相抄襲對方配方;不論台灣、香港的大小歌星可以公然唱別人的《淚的小花》、《負心的人》、《月亮代表我的心》,當然,這樣的行為損害了商業利益,但是鼓勵了文化的傳揚。

問:那為何西方社會推行了版權法?

答:因為西方社會把創作、發明視為一種私有財產,受到保護,知識產權人可以獨家使用產權,產生經濟效益,享受金錢回報,這概念是在工業革命後,西方社會為了鼓勵促進更多創作發明,利及經濟發展,而事實也證明如此。但是在最近幾十年來,有些西方社會也發覺,如知識產權受到無限保障,只會妨礙人類發展,令發展中國家更加滯後,於是法律漸漸容許很多豁免情況(exemptions),例如教育、評論、科研等事情,一般人就算使用別人的知識產權,也可以免負上民事或刑事的責任,甚至有些發明、創作不是基於金錢回報,而是創作者想利便人類,故此,對其創作和發明,不收取任何版權費用,予以他人免費使用,如電腦操作系統Linux便是一個好例子。

為何要修訂《版權條例》?

問:既然已有一九九七年的《版權條例》,為何今次要搞《二○一四年版權修訂條例》?

答:科技的發展一日千里,往往衝擊現行法律,使一九九七年的版權條例變得過時,在十多年後,政府整理了條例,把含糊地方寫清楚,從嚴處看,有些網上侵犯別人版權的行為明顯界定為侵權犯法,從寬處看,今次的條例把「免責行為」清楚列明。在最近十多年,電腦和手機被廣泛使用,科技帶來新的傳播技術,所謂「版權侵權」再不是簡單到翻製一件用手可以觸摸到的東西(如翻印一本書或複製一張音樂CD),許多時候,在電腦及手機的社交網站、討論區或分享平台,版權作品被人以種種形式串流傳播:例如上載、轉貼、分享、連結、轉載、引用,到底這種種網路行為是否侵權行為?是刑事行為還是民事行為?無可否認,現行法律已經過時含糊,未能清晰定義,對於上述行為是否侵權或犯法,存在太多灰色地帶,不同人有不同理解,就算拿這問題問律師,律師也未能肯定答覆。更甚者,是有些創意行業面對電腦的商業衝擊,經濟損失特別嚴重,如電影業、唱片業、傳媒業。由於科技使到在電腦及手機改動聲音、音樂、圖像、影片、文字等內容變得非常簡單容易,普通人可以輕易地把原創東西隨意「變化」,達到:

一、「戲仿」(parody),即模仿原來作品,達到好玩效果,如《紅樓夢》變成《武俠紅樓夢》。

二、「諷刺」(satire),即改動一些原來作品,用來諷刺其他東西如政治,例如改動《阿凡達》電影海報來諷刺香港政壇。

三、「滑稽作品」(caricature),醜化一個人的樣子特徵或行為,例如把某禿頭總理相片改成一隻禿鷹。

四、「模仿作品」(pastiche),即俗語所謂「炒什錦」,把別人的創作東西放在一起,例如把別人的漫畫剪貼成一起。 

五、「評論時事」(commenting on current events),例如抄了某書的兩章來討論時事。

六、「引用」(quotation),例如引用Pink Floyd名曲The Wall的歌詞來挑戰社會制度。

上述的六種行為,俗稱為「二次創作」。其實法律是沒有「二次創作」這名稱的,目前的法律視上述六種為侵權行為(infringing act)。但是今次條例修訂,明文列出上述的六種為「豁免行為」,即不受刑責,網民在某些情況下,可以自由進行「二次創作」,即容許他們合法使用別人的版權;至於其他的「二次創作」行為(例如把別人的歌曲加入自己的微電影),版權持有人可以對這類「二次創作」提出起訴,法庭將按二次創作的作品是否具有商業性質及影響原作市場價值等準則,判斷作品是否對版權人構成不公,若果裁定不公,作品則被視作侵權(copyright infringement)。坦白說,網民犯法的機會理論上是大了,但是寄望政府合理執法,政府承諾,如果沒有版權擁有人舉證,他們不會主動執法。

什麼是「公平使用」?

問:除了上述六種的豁免行為,有些立法會議員建議第七種的豁免行為,即「公平使用」(fair use),是什麼意思?

答:有些人把第七種豁免即「公平使用」叫做「包底區」,即凡侵權者能夠列出其他合理公平的理由去「二次創作」,便可以分享版權持有人的版權(例如作為民意調查或網上研討會使用)。美國、新加坡也有採用這「公平原則」,但是香港政府擔心何謂「公平使用」概念太含糊抽象,只會引發更多訴訟,又有人擔心這概念被人無限擴大去自辯,導致濫用。

另外,要小心的是今次條例寫明「合約凌駕法例」(contract override),例如你買了一個遊戲軟件,寫明「嚴禁模仿」,則網民不可以引用上述六種豁免範疇來逃避法律責任,所以有立法會議員要求香港跟隨英國,要訂明「法例凌駕合約」(law override),例如有公司上網下載一封電子賀年卡,但沒有看清楚合約條款,原來條款不容許他把電子賀年卡「改裝」,變成開玩笑的賀年卡,分發客戶,相反,如果有「法例凌駕合約」條款,這行為就是合法的。

問:又有人討論第八種豁免叫「非牟利使用者衍生內容」(UGC,即User-generated content) ?

答:對,即網民只要把東西放在一些特定網上平台如「討論區」(forum)、「網誌」(blog)、「社交平台」(social network如Facebook、Twitter、WeChat等),而又不是牟利,則侵權行為可以被豁免刑責,但是政府也擔心這樣開放,網上法律管制會失控,而且鼓勵更多不負責任的分享平台,當然有人列舉加拿大也採用這個豁免。

支持和反對的六項矛盾

問:有人說版權法律是權益和意識鬥爭?

答:版權法,源自產權法(property law) ,數百年來的原意是保護私人的知識產權,但是隨着社會變改,反對過份保護私產的人漸漸增加,支持和反對的六項矛盾如下:

一、西方國家往往利用知識產權這概念和公約,不斷侵蝕和剝削發展中國家,使他們要付出高昂的代價去購買知識產權產品,才可以獲得相關資訊、書籍、娛樂以至醫療藥品。

二、有些原來大家可以自由享用的東西,突然因為某些所謂「改良發明」被登記註冊 (所謂「天下文章一大抄」),奪走大眾既有的享有權,例如聽說在內地,有人把「揚州炒飯」和「結紮竹棚」登記為自己專利;有某國際連鎖快餐店,凡有人用某個英文字母作為店名,他們便會控告別人侵權。

三、因為年輕人沒有能力購買這些知識產權,也可能因為不懂法律,容易侵權犯法,如是這樣,過度保護版權持有人的法例只會妨礙了一個社會新生代的科技和創意的成長。

四、產權法侵犯了一種更大的利益,但是我們現代人更緊張,因為版權是產權權利,公民權利、政治權利、或更甚者是人權,因為人民通過網上去自由傳播和表達的權利應該凌駕某些商業機構或某些西方大國的商業利益。

這些討論當然都沒有答案,見仁見智,有點像「全球一體化」、世界污染、公平貿易等大是大非的意識形態之爭辯,人們支持或反對,都是根據自己的利益。目前,中國是發展中的國家,香港是彈丸之地,我們本身擁有的知識產權利益有待加強,故此,把目前含糊不清的版權法律明確制訂,保障本地以至國家和外國的版權持有人,這方面是好的;但是另一方面,有人說最大得益者可能是西方(例如美國電影公司) 的版權利益。故此,在今次諮詢中,有商界建議「封鎖」(site blocking)經常違規的網站,例如那些電影分享網站。

五、科技發展太快,而法律趕不上,故此法律宜寬不宜緊,否則,犯法危機處處,有時候,法律含糊不是壞事,因為含糊,才可以容許到科技新事物的合法衍生。人類的「現代價值觀」(特別是科技) 天天在變,如果用有限的「法律執管觀」去追去趕,法律只會出現「立了不用」(土地登記條例便是類似情況) 或「改完又要改」(香港的婚姻家庭法便面臨如此挑戰)。

六、在今天,虛擬世界是人類另外一套的行為標準,那裏是自由任意開放的,如果強把地上的法則加壓在網上,會把人類的發展和創意拖慢拖後。

在今次立法爭議中,似乎知識產權署的價值觀是:一、網上世界,有法規監管比沒有好;二、跟隨回應國際社會比遷就「有香港特色的網上世界」的好;三、豁免情況「宜廣不宜深」,廣可以將來加減,深便會失控。

至於你支持或反對?恐怕真的是個人價值觀和利益的取捨。

第八種解決方法

問:有人提出第八種解決方法,叫「創意同盟」(Creative Commons),這又是什麼?

答:Creative Commons和修改法律無關,有法無法都值得鼓勵,它是一個不牟利的組織,聯盟的版權持有人把自己的作品不收費或有限度收費和大眾共用(名作詞人林夕和黃偉文都支持免費共享這概念,也許他們已加入創意同盟)。

問:版權法律概念還是好抽象。

答:試試這樣看:有人的創意作品產生了「版權」(copyright) ,於是他便有了下列五個層面的權責概念:

一、版權持有人的獨家使用權(exclusive right)

二、版權持有人可以「授權」第三者使用(licensed right)

三、如別人未經授權而使用,叫「侵權」(right infringement)

四、但是如侵權是法律容許豁免的,則視為「容權」(exempted right/use)

五、如有些原創者放棄版權,任大眾使用,則叫「棄權」吧!

(作者是香港律師、香港藝術發展局前副主席。)              

文章回應

回應

One thought on “新版權條例的法律通識答問 (李偉民)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