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言的作用(馬悅然)

  「巴金的《家》、《春》、《秋》,?述部分是用普通話寫的,對話部分則是用成都話寫的……」作者細述中國各地方言在當代文學中的作用。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