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會從此「沉沒」嗎?  世紀大地震的政經分析 (林泉忠)

  發生在三月十一日日本罕見的九級地震與高達十五米的海嘯,透過駭人的畫面震撼全世界。隨之而來的福島核電廠的輻射外泄危機所造成的恐慌,其影響範圍更擴大到周邊的鄰邦。國際媒體在地震發生的第一周,先是聚焦海嘯瞬間捲走幾個城鎮的震撼,繼而則排山倒海大幅報道核電廠輻射擴散所可能引發的「世紀浩劫」,卻未對這場發生在世界第三大經濟體的世紀大災難,究竟給日本的政治與經濟帶來何種程度的衝擊,以及對世界經濟體系與國際關係有何深遠影響作冷靜的分析。

日本短期經濟受重創

  究竟這場集地震、海嘯、火災、核災的複合式九級大地震,是否會震垮日本經濟,是災後除了地震所造成的人員傷亡與輻射擴散陰影外,國際社會注目的焦點。

  這場世紀大災難對經濟前景所造成的衝擊立即反映在股市上。三月十五日日經指數大跌將近百分之十一,創下日本股市史上第三大跌幅。經過連續兩日急殺,日股已蒸發六千二百六十億美元市值。

  從目前所掌握的資訊,可以確定的是:這場災難至少在短期內即災後日本第一季乃至第二季的經濟帶來無可避免的負面影響,而且此影響還不限於日本,規模更擴大至全球。

  重災區的日本東北四個縣產值估計佔日本GDP的百分之六至八,而當年的阪神大地震區域,其產值則佔當年GDP的百分之十二點四。在此之前,日本正計劃逐漸將東北地區發展為汽車產業的主要基地,而重災區之一的茨城縣,則是日本重化工業的主要基地,而部分以電器機械為主的工業區也設在櫪木縣中部。因此,這場地震也將影響到日本的產業布局。

  除了災後的日本產業布局將面臨重整外,這場重災還可能影響世界產業結構以及損害日本在其中的地位。

世界產業布局或洗牌

  以「產業立國」的日本長期在持續研發新產品、新技術居於領先地位。在半導體、石化、鋼鐵、新能源等產業方面,日本憑着專利與獨自開發的配方,穩坐眾多產業的龍頭。然而,這場強大地震,使許多重要產業的工廠,因被海水侵襲,或失火、停電,造成生產線停頓。值得強調的是,受重創的不只是日本產業本身,還直接造成相關的國際產業鏈大面積中斷。

  以電子材料為例,日本是該領域的翹楚,佔全球市場超過七成。目前炙手可熱的電子產品iPad2和iPhone4的IC載板,有超過八成來自日本的Ibiden公司,這場地震也把iPad2和iPhone的供應鏈給震斷了。在電子遊戲機方面,新力是該產業的領軍企業,這波大海嘯也把工廠中超過十二萬台的PS3和五千六百台XBOX360吞沒,直接影響對海外生產鏈的穩定供應。

  除了新力外,根據台灣工研院IEK的報告,日立化成、JX日鑛、ADEKA、日本化成等重要企業的工廠位於受地震影響區域,產品出貨直接受到波及。即使遠離災區的工廠,也因福島的核電廠爆炸,無法正常供電,此外多數輸電系統遭到破壞,對全球科技供應鏈造成嚴重影響。部分原材料或零件需要尋找替代貨源,全球科技領域的供應鏈從原料、製造、組裝到成品,以及後續的運輸、分銷至零售通路,影響整個流程的時間,可能需四至六個月才能完全恢復。

  而這種尋找貨源替代的策略,也可能影響日本原有廠商的競爭力,並使其在該產業所佔的比重下跌,同時也將促使許多國際企業更重視分散風險,全球產業鏈的重組似乎無法避免。

  災後重建經費方面,雖然仍在估算階段,不過日本經濟財政大臣與謝野馨已指出,這次震災損失可能超越一九九五年神戶大地震的二十兆日圓(二千四百四十億美元),民間財經界估算的重建費用最高將超過五千億美元。至於對日本GDP的影響,綜合各方的估計範圍,在百分之零點二與零點五之間。

  自從九十年代日本泡沫經濟爆破後,日本已經經歷了整整兩個「失去的十年」,這次重災很可能令日本經濟再衰退十年。這種悲觀並非沒有根據,由於日本需要大量資金進行災後重建,將大幅度加重日本背負的公共債務,事實上日本政府負債額已相當於二〇一〇年度經濟生產總值的兩倍,也是一九九五年阪神大地震時日本債務的兩倍多。

  不過,要斷定日本將「失去三十年」恐怕還為時過早。根據一九九五年阪神大地震以及過往重災經驗,災後經濟的主軸將是巨額重建支出,經濟成長會呈V形走勢。未來日本重建的基礎建設,包括道路、鐵路、電力設施、港口和機場,規模將是二戰以來最大,重建將給日本經濟帶來不可低估的提升。

考驗民主黨危機處理能力

  這場世紀大地震對日本政治方面的影響,可以分別從短期與長期的影響來觀察。

  短期而言,這次重災發生在首次執政的民主黨執政期間,對只有兩年多執政經驗的民主黨而言,無疑是一項重大考驗。然而,就災後首周民主黨政府的表現來看,顯然沒有得到日本國民的普遍認同,主要表現在三方面。

  首先是對核電危機的掌控能力受到質疑。雖然地震發生後,首相菅直人立刻發布核能緊急狀態,當天下午向在野黨領袖說明福島核電廠沒問題的同時,即傳出第一機組發生爆炸。而每天例行的內閣官房長官枝野幸男與東京電力公司發言人的記者招待會上,枝野和東電人員對危機發生的原因始終含糊其辭,讓人解讀為不是隱瞞實情就是未能掌控事態,加深了外界的疑慮與不安。眾多旅居東京及日本其他地區的外國人紛紛撤離日本,雖然一部分原因是由於國外媒體誇大報道輻射擴散,但是這也與日本政府對事態掌握不足,以及未能及時向人民交代事態進展有關。

  其次是停電措施決定緩慢與不夠周全。地震發生後的第三天即十三日,政府在與東電商議後,當初決定由東電清水正孝社長於傍晚六時三十分宣布停電具體措施,但是由於「首相傾向先向國民直接呼籲」,因此東電的宣布延遲至晚上八點二十分,導致超市與鐵路公司等方面未有足夠時間應對。因此,《讀賣新聞》在十五日的社論就狠批政府過份重視「政治秀」。此外,政府與東電的停電決定是在與各地方政府和各交通單位沒有足夠溝通的情況下作出的,也突顯了決策過程的草率和缺乏周全細緻的考量。

日本兩黨政治將夭折?

  第三是未能使救援物資迅速送抵災區。地震發生後,日本各大企業紛紛向災區捐贈救災物資,但是許多物資一直被放置在這些公司的倉庫裏。主要是因為物流管理混亂,以及政府部門花在和災區協調的時間過長所致。對此,部分企業已經出現不滿的聲音,如日清食品公司十三日就宣布要援助災區一百萬份速食麵,然而截至十七日日清倉庫還存有四十萬份速食麵未能發放。許多企業也或稱物品清單送過去卻沒有下文,或把物資送到指定地點卻無人接收。這些混亂導致日本社會懷疑政府缺乏一套能迅速將救援物資送抵災區的管理機制。

  菅直人政府原本因釣魚台撞船事件處理不當與小澤政治獻金醜聞問題的拖延而導致支持率每況愈下,在地震發生前前原誠司也因獻金問題而辭去外相職位。面對在野黨表明杯葛新年度預算相關法案的緊張政局,輿論普遍認為菅直人政府的壽命進入倒數階段。不過,大地震使菅直人政府有苟延殘喘的機會,在野黨恐怕也會考慮社會的壓力,不敢強力阻止法案的通過,以免背上「罔顧民生」的黑鍋。

  不過,民主黨在地震發生初期處理危機能力的不足暴露無遺,除非後續運作能明顯改善,否則恐怕很難在下次大選再勝自民黨。而令人擔憂的是,好不容易才實現了歷史性政黨輪替的日本,如因民主黨的「治國無能」而使「兩黨政治」迅速夭折,那麼這次地震對日本政治生態結構的影響則將是深遠的。

中日關係因「災」而「和」

  外交方面,這次歷史性大災難對日本對外關係的影響,則是正面的。

  患難見真情,災後超過一百三十個國家和地區或宣布經濟援助,或派遣救援隊伍協助救災,許多接受過日本包括ODA(政府開發援助)及其他經援項目的國家紛紛表示現在日本有難,是「報恩」的時候。

  美國是日本的第一盟友,地震發生後,奧巴馬在第一時間發表聲明,表示「悲痛之至」(heart-broken),並立即命令軍方和聯邦政府竭盡全力援助「美國最密切的朋友兼盟邦」。從「列根號」航空母艦開往日本,到維珍尼亞救援隊以及無數民間救援團體總動員,一一彰顯美國與日本戰後六十五年的「非一般」密切關係。

  至於中日關係方面,地震前,中日還沒走出釣魚台撞船事件的陰影,這場地震卻至少緩和了雙方的緊繃關係。

  二〇〇八年四川大地震發生後,日本派出的救助隊挖掘中國遇難者屍體並默哀敬禮,其照片在中國社會傳為佳話。而這次日本國民處變不驚、秩序井然應對大災難的高素質,更讓許多中國人肅然起敬。《環球時報》的民調也顯示百分之八十三的中國人認為應向日本提供援助。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不僅向日本天皇發去電文,表達深切的哀悼之意,還罕見地親自往日本駐中國大使館弔唁。不難預測,在日本災後一段時期,中國在東海油田的舉措,或漁政船在釣魚台附近的巡邏都會有所克制。換言之,中日關係會出現「災時和睦期」。

文章回應

回應


日本最嚴重災區仙台仙代市,少女坐在地上嚎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