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治時期的香港醫療 (黃岐)

  今年是抗戰勝利七十周年,國內有盛大的閱兵儀式,本地媒體也有很多不同的回顧與訪問。七十年過去了,經歷了三年零八個月淒慘淪陷歲月的人已日漸凋零,這段歷史實在應趁生存者仍在好好保存,並傳承給下一代。目前的文獻主要集中在香港保衛戰和集中營的生活,淪陷時期百姓的生活,着墨較少;而有關日治時期的醫療服務論述,就更加少見。

  戰前的公立醫療體系,有屬政府的瑪麗醫院和九龍醫院,分領港九。此外,還有東華的三所醫院(東華、廣華和東華東院),以及教會辦的那打素醫院等。醫院之外,在不同地區都有公立的醫局,提供門診服務。那時候,各種傳染病如霍亂、白喉仍然流行,所以也有專門的傳染病醫院。公共衛生方面,自從十九世紀末的鼠疫流行,亦已建立了一定的監察系統。

  一九三七年日軍侵華之後,不少難民擁入香港,令人口急增,一九四一年有一百七十萬人,醫療服務的壓力沉重,醫院常有人滿之患。在這樣的背景下,為了備戰,各醫院也增加了儲備,一些學校也被徵用為臨時醫院。

  一九四一年的聖誕節,香港正式投降。一九四五年重光之後,英國人重新接收香港,發現醫療系統嚴重崩壞,人民健康極差。硬件方面,不但醫院設備被搶掠一空,甚至連家具也不保。衛生方面,滿街垃圾無人處理,蚊蟲為患。人民缺乏糧食,營養不良導致的疾病(如腳氣病)非常普遍。出來收拾這個 殘局的人,是戰前的醫務總監司徒永覺醫生( Sir Percy Selwyn Selwyn-Clarke)。

 

(如欲閱讀全文,可選擇明報月刊iPad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

(作者是急症專科醫生。)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