旺角事件的連消帶打策略 (劉銳紹)

年初一晚至年初二凌晨在旺角發生激鬥事件。正是一石激起千重浪,各方力量均藉着這次事件「格鬥」,儘管不是武力的延續,但毋庸諱言也是明爭暗鬥。可以說,長此下去,實非香港之福,也非中國之福。

首先,怎樣對事件定性,已是一番爭奪和借勢,藉此達到本身的政治目的。

如果孤立此事的一些表面現象,可以說事件的暴力的程度是香港人不能接受的。所以,港府採取「聚焦」的戰術,牢牢抓住這一點發動輿論攻勢。從策略而言,這可以說是高明的。但是,這種做法同時暴露了港府並無誠意解決當前的社會矛盾。例如,港府對引發此事的背景絕口不談,顯然是迴避自己的責任。當學者們要求成立調查委員會跟進的時候,港府一口拒絕。按正常情理,港府即使不能馬上成立調查委員會,也應該表示處理好事件之後可以成立,但港府連這個小口也不開,可見它到底有多大誠意解決問題了。說穿了,皆因調查下去一定會觸及港府管治失效的問題,所以乾脆不查也罷。

輿論策略令泛民無法切割暴力

對比之下,當前線警察不滿上級的調度和安排而要求成立檢討委員會時,警方馬上答應,並同意委員會中有員方代表。這是首次的同類安排,港府也表示支持。這就說明,港府和警方高層要穩定警隊士氣,警隊不聽話,將直接影響他們的管治。警務處長被問到鳴槍事件時,還直接說「首要考慮同僚的安全」。那麼,市民的安全呢?放在什麼位置?

此外,不少官員和建制派也借題發揮,認為街頭暴力是因為受到「議會暴力」的間接鼓勵,立法會激進泛民議員掟杯擲蕉,起了壞榜樣。還有一些借題發揮的事例,泛民議員年初二下午舉行記者會,嚴厲譴責暴力,但其後不少官員和建制派繼續「勸籲泛民不要用其他理由姑息暴力」,傾向建制的傳媒(包括電子媒介)連泛民的記者會也沒有在黃金時間報道,顯然又是一種輿論策略,令泛民無法與暴力切割。

官方和建制派這樣做,合理推論是跟下半年的立法會選舉有關。利用這次事件,有意無意之間令泛民跟非理性事件扯上關係,正合建制派選舉策略的需要。說到底,如果建制派在新的立法會中取得超過三分之二的議席,以後他們和政府的合作就更加得心應手了。

定性「暴亂」激化矛盾

其後,北京也把此事的嚴重程度不斷提升。外交部把事件定性為「分離主義」所為,中聯辦主任張曉明亦表示有「恐怖」傾向。筆者不置疑這些說法,但效果是否有利於解決問題,不得而知。眾所周知,北京經常提出要打擊三股勢力,包括:恐怖主義勢力、宗教極端主義勢力、分裂主義勢力。如今指責香港出現「分離主義」,也是屬於分裂主義一部分,只是程度較輕而已,不排除日後香港的形勢發展到分裂主義。這也是為官方日後的其他行動做好鋪路工作。

隨着官方的定性,社會上即時出現應加速《基本法》二十三條立法的聲音。這種一唱一和的方式,無須組織授意,而是圈中人已心領神會。如此下去,勢必引發另一場更大的爭議。雖然官方馬上表示「旺角暴亂與二十三條立法無直接關係」,「立場不變」,但這種姿態只是因為官方擔心不利建制派在新一屆立法會選舉的選情,才稍為收斂而已。

由此可見,上述各招均有連消帶打之效。政治就是一種借勢,利用對手的弱點,加以發揮,以達到自身的目的。從策略研究的角度看,此乃無可厚非,但必須看效果是否有利於大局。猶記得一九八九年北京學運之初,官方胡亂定性,很快就說「動亂」,結果引起更大的反彈,最後難以收科。如今在旺角事件之上,梁振英很快就定性為「暴亂」,而且只談一點,不及其餘,客觀效果就是激化矛盾,無心解決問題。外界一般認為,這對他競選連任更有好處。

另一種借勢?

上述談的是官方和建制派的借勢,但有沒有另一種借勢呢?目前,難以找到證據,也難以證實動機,但卻不能排除各種可能性。事發當晚,出現一些怪現象。例如:過往農曆年之際,警方多容忍小販擺賣,不作驅趕,但當晚有人號召其他地區的人士到旺角擺賣,出現擁塞情況。同時,有人粗口辱罵當值警員,以激將法「邀請」對方用粗口回應,錄下來再在網絡上傳播。其後,網上出現「警察打人,號召支援」的信息。容或這些都是個別或巧合的現象,但必須慎防背後另有玄機。此外,情況愈來愈混亂,警方的部署也難以理解,至少三小時後才出現較有組織的驅散行動。

如果真的有另一種力量在背後借勢(暫時沒有迹象顯示這是外國勢力),那就令人更擔心了。因為不同的力量在互相借勢,就會形成一股旋風,從而產生更大的破壞力。按香港目前的形勢,任何暴力和非理性的行動,都是絕大多數香港人不會接受的,所以更容易被官方借勢。暴力只會令本來應有的支持瞬間消失,把自己變得更孤立,更無援。

在此,謹奉勸大家回顧一九六七年左派暴動(左派稱為「反英抗暴」)的歷史,鑑古知今。當年左派人士反對港英政府的高壓管治,同時反對暴力鎮壓;從動機上說,他們跟今天爭取民主、改善民生的人士理念相近。可惜,他們後來以暴易暴,最後不得其法,走火入魔,結果連番受挫,還落得「暴徒」之罪,皆因亂箭齊發,累及社會,傷及平民。這不是港英政府高明,而是當年人過份投入,以致失去民心。今日的年輕人,還要走這條舊路嗎?

歸根結底一句話,官民雙方都不要借勢以謀一己之利,否則只會共同墮下懸崖。

(作者是香港時事評論員。)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