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年台灣大選「韓流」衝頂?(曹景行)

去年十一月台灣舉行「九合一」地方選舉,事前我對國民黨選情並不怎麼看好。蔡英文和民進黨兩年執政確實夠爛,怨聲四起,但國民黨除了守住既有地盤,能再奪回幾個縣市,總得票數比四年前有所增加,已算很不錯了。而且地方選舉主要靠候選人的個人實力和魅力,國民黨高層起不了多大作用。
國民黨最大問題是二○一六年敗選後「群蛇無首」,無論現任黨主席吳敦義還是早先當過主席的洪秀柱、朱立倫,或者上一代政治人物馬英九、王金平,都無力再成為藍營新共主。所以國民黨究竟還有沒有前途,更要看黨內新一代政治人物是否可能借勢而起。
沒想到選戰才幾個月,就見到國民黨內新一代政治人物異軍突起,成為藍營「希望之星」,其中最閃亮的非韓國瑜莫屬。而在他投入高雄選戰之前,就連台灣島內也沒有多少人知道他的名字,更不要說台灣以外的地方,如香港、大陸。台灣朋友說,對國民黨韓國瑜真是「天上掉下的大禮包」。
我去年七月在台灣採訪韓國瑜時,高雄已經掀動強烈的「韓流」,但仍然沒幾個人相信他真能實現「綠地變藍天」,畢竟民進黨在那兒已執政二十年,根基深厚。就連韓國瑜自己也未必有多少勝選把握。記得那天我們最後一個問題是:「如果你輸了,還會繼續待在高雄嗎?」他的回答是:「不會吧。但只要我盡了力,也就對得起高雄民眾了。」
那次採訪是為上海東方衛視與台灣中天電視合作十年的《雙城記》錄製節目,我和中天主持人盧秀芳一個上午先後採訪了韓國瑜和國民黨台中市長候選人盧秀燕(盧秀芳的姐姐)。那集節目我們用了「翻轉」為題,但和所有台灣朋友的預判一樣,我們還是比較看好盧秀燕,估計韓國瑜最後還是「雖敗猶榮」。
結果卻是兩位都高票當選,韓國瑜更是單槍匹馬創造了台灣選舉政治的奇跡。當前台灣政治越來越變幻莫測,越來越有意思,已延續多年的悶局終獲破解。而且讓所有人都感到意外的是,當選高雄市長只是韓國瑜奇跡的開頭,「韓流」席捲高雄之後並沒有停步退潮,反而不可遏制地衝向整個台灣。
受「韓流」最大衝擊的應該是蔡英文和民進黨,他們突然發現自己面對一位全新的對手,與傳統的國民黨政客的「路數」大不相同,真不知如何對付。韓國瑜就任高雄市長才三四個月,就受到蔡政府不同部門和綠營政客、親綠媒體的全面攻擊。但很奇怪,韓國瑜越是受打壓,民意支持度反而越高。
自稱「賣菜郎」的韓國瑜很有個人特色和魅力,光頭,有魄力有擔當卻言行隨意,機智又直接,常常四兩撥千斤就把對手打回死角。如陳水扁的兒子陳致中要控告韓國瑜訪大陸「外患罪」,韓回他一句「你應該自首『外遇罪』」,讓曾經婚外出軌的陳致中頓時啞口,也讓看新聞報道的網友「笑到一口飯吞不下去」。
民進黨政府主管大陸事務的官員陳明通對韓國瑜到大陸爭取農產品訂單追打不放,居然揚言要罰款五十萬元新台幣,還說「人如果只求溫飽,和豬狗禽獸有什麼差別」,引發輿論大嘩。韓國瑜直接回嗆他「你的書是讀到狗肚子裏去了嗎?」迫得當過台大教授的陳明通開記者會當眾道歉「言辭不當」。有韓國瑜的支持者就認為,蔡政府裏像陳明通這樣的「隊友」越多,在位時間越長,韓就越會得到一肚子怨氣的草根民眾喜歡,支持率也就越高。

韓國瑜抓住民進黨的「軟肋」
韓國瑜對蔡英文政府和民進黨有很大的殺傷力,因為他抓住了他們的最痛的「軟肋」。他敢於在毫無人脈資源和政治根基的情況下,從台北「空降」到民進黨大本營高雄市,而且大獲全勝,主要因為原民進黨政府施政太爛,高雄變得「又老又窮」,經濟久疲日衰。蔡英文和民進黨又始終拒絕接受「九二共識」,致使兩岸關係有退無進,危機加深,封死了台灣和高雄經濟發展空間。
韓國瑜不像一些國民黨頭面人物在兩岸關係上吞吞吐吐、進退失據,而是直截了當支持「九二共識」,明確主張發展兩岸交往,「人進得去,貨出得來,高雄發大財」。上任之後他立即為兌現競選承諾奔走新加坡與中國大陸及港澳,三個月拿到的農漁產品出口訂單逾八十億新台幣,超過去年整年。一直冷冰冰的高雄房地產市場近期也迅速轉暖,企業新增投資項目接連不斷,新增就業機會三千多個,讓高雄民眾得到實實在在的好處,也實實在在反襯出蔡政府的失敗與無能。
韓國瑜對民進黨帶來另一個不祥之兆,是「百年老店」國民黨中居然出現了一批很有戰鬥力的新時代政治人物,開始衝破黨內傳統勢力和固有體制的束縛,開始掃除二○一六年敗選之後黨內彌漫的無所作為失敗主義情緒,開始改變國民黨的官僚內質和老邁形象,有可能把那些對國民黨失望而離去的泛藍力量重新拉回,對中間選民和年輕一代重新有了吸引力。
相反,再次被權力迅速侵蝕的民進黨卻日益渙散和敗落,除了死守台獨理念和保住政權,再也提不出對老百姓有吸引力的訴求,也產生不了比較像樣的新一代政治人物來傳承政治香火。早年靠造反起家的民進黨,已變成靠既得利益維繫的政客團體。三年來蔡英文和民進黨政府失誤連連,處處被動挨打,民意支持度不斷走低,執政基礎越來越薄弱,必然面對明年大選能否連任的現實危機,尤其是韓國瑜的崛起。

郭台銘突然參選生變數
台灣明年一月十一日就要舉行大選,民進黨推出的候選人不是蔡英文,就是當過台南市長和行政院長的賴清德。各項民調都顯示,國民黨如果推出朱立倫等傳統人物,有可能再一次敗給民進黨;如果台北市長柯文哲也加入角逐,國民黨就更難勝選。但換成韓國瑜代表國民黨參選,形勢就會大變。按照目前的民意支持率,無論是柯文哲還是賴清德都不是他的對手,更不要說民調一直墊底的蔡英文。
但韓國瑜會不會參選還有兩大難題要開解。首先是他當選高雄市長才幾個月,馬上就要改換跑道選總統對高雄市民講不過去,誠信也會受到對手攻擊。所以至今他對是否參選始終不肯鬆口,面對記者每天的追問,他只能反覆說明「至今為止完全不在考慮中」,「一任市長就是四年」。
更大的難題還在國民黨方面。雖然藍營基層選民普遍把希望集中在韓國瑜身上,「勸進」聲浪日高,但國民黨的幾位大佬還是各有盤算,朱立倫和王金平已經正式宣布參加黨內初選。韓國瑜或會擔心自己一旦加入,即使初選勝出,今後仍然可能受到朱、王勢力的牽制,選戰很不好打,還會影響到自己在高雄的未來。
實際上韓國瑜最希望的,應該是自己不用出馬國民黨也能打贏選戰,他則可以安安心心在高雄當滿一任市長再做他想。問題是國民黨初選出來的候選人如朱立倫,很有可能無法在民意調查中得到足以獲勝的支持,讓藍營民眾大失所望;國民黨中央面對「生死抉擇」,會不會動用最後手段「徵召」民調支持率最高的韓國瑜參選?
有意推韓國瑜出戰的國民黨主席吳敦義,或許就在等待這樣的時機;韓國瑜對是否參選始終沒有把話完全說死,或許也在等待這樣的時機。畢竟救台灣、救國民黨是大局,要比做完市長任期更加重要,何況台灣有了出路高雄也才有出路。韓國瑜四月中旬訪問美國,受到華僑華人歡迎之熱烈遠超早先朱立倫到訪,一張宴會餐券價高至一千美元。
但韓國瑜最終接受「徵召」,仍然會面對三大變數。一是民進黨究竟會推出賴清德還是蔡英文,或者硬弄出所謂的「蔡賴配」,但都難改變當前的被動困境。二是台北市長柯文哲會不會參選,他既可能同民進黨爭奪綠營選票,也可能同韓國瑜爭奪年輕選民和中間選民,但整個格局的變動未必對韓國瑜不利。
第三個變數要看四分五裂的國民黨能不能重新凝聚力量,減少內耗,全力以赴,統籌布局明年同時舉行的總統選舉與立法委員選舉。國民黨要整體作戰,不能把勝選的希望只押在韓國瑜一人身上。另一方面,國民黨必須改變傳統選戰模式,充分提供資源,讓韓國瑜等新一代政治人物放手一搏,而不是把他們硬納入到舊體制裏面。
行文至尾,突然又迎來第四個大變數,台灣商界鉅子郭台銘宣布加入國民黨初選,顛覆了整個選情格局。如果郭不僅初選勝出,而且民意支持遠超民進黨的蔡和賴,也足以同柯文哲抗衡,韓即使不直接出戰,而是全力投入輔選,「韓流」所代表的新政治力量也將成為決定明年大選勝負的關鍵。這對國民黨和韓國瑜的今天和未來,或許都好。

(作者為香港時事評論員。)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