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下的心靈流亡 (章立凡)

被讀者和作者以「明月」相稱的《明報月刊》,即將迎來五十歲生日。回憶我與壽星的緣分,最可念想的是這皎皎明月,寄託了我的第一輪流亡感。

二○一三年十一月十二日,是中共十八屆三中全會閉幕的日子。這天中午,多個門戶網站的編輯急急發來信息:上峰指令,關閉我的博客和微博。但沒有給出任何理由。一小時之內,我在新浪、騰訊、鳳凰、網易、共識網、和訊等網站的博客、微博全部陣亡。同時被無理由封殺的,還有張千帆、張鳴兩位教授,而這僅僅是為一場持續兩年的網絡大屠殺掀開了序幕……

所謂「焚書」與「坑儒」,目標都是屠殺思想。消滅一個以文字著述為業的知識分子,只須消滅其文字,即近於消滅其肉體。對於主管意識形態的高官而言,只消「閒話一句」。但「不教而誅謂之虐」,不敢明正典刑,偷偷摸摸搞暗殺,連以鍛造文字獄名垂青史的明、清兩代聖主們,都不好意思這麼幹。

將批評者錘煉成反對派,是一種最愚蠢的政治,這個事件在互聯網上引發了熱議。我像一個幽靈,漂浮在自己的屍體上方,觀看人們如何哀悼逝者並追憶其生平,頗有幾分黑色幽默。被殺,至痛也,而捉摸不定的知識分子流亡感,竟於無意中得之。

(如欲閱讀全文,可選擇明報月刊iPad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

(作者是內地近代歷史學者。)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