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指正,不是「揭發」(張錯)

  一個錯誤永遠是一個錯誤,我為之而痛心疾首,謝謝夏志清教授及早指正與「揭發」,我虛心接受。然而夏公不必動氣,我既非張愛玲專家,亦不是什麼發現《海上花》英譯稿之人。夏先生有所不知,關於那本《譯叢》專號,我提到宋淇先生和張愛玲女士的交情是有原因的,當年愛玲女士遲疑着不想把首兩章的譯稿交柳存仁主編的專號發表,宋先生苦口婆心,直言相勸,不是一般交情所能比擬的。

文章回應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