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也命也,學者思者──讀《余英時回憶錄》(顏純鈎)

台灣允晨出版社去年十一月出版的《余英時回憶錄》,是近期最令人神往的中文出版物,它是在內地著名文化記者李懷宇深入採訪的基礎上,由余先生親自擴充而成的。這本書與一般意義上的回憶錄有很大不同,它不重視個人經歷的鋪陳,也極少在家庭生活、事業起伏等方面落筆,反倒更像作者本人的問學史和思想史。讀這本書,不但充分了解余先生本人,更了解他所處的時代,了解花果飄零的近現代中國文化,以及我們民族崎嶇的發展道路。
讀這本書,令人感歎。余先生前半生身處苦難的中國,生涯幾度大轉折,但在關鍵時刻,彷彿冥冥中有上天眷顧,他總是選擇了對自己最優的生命規劃,使自己總是能躲避災劫,處於求學問凝煉思想最有利的位置。時也命也,余先生何其幸也,中國文化又何其幸也!

三件大事皆逢凶化吉
余先生一生有三件大事,都是逢凶化吉,於絕處現生機,這中間固然有偶然的因素,但歸根結底,都是余先生內在精神世界的必然反映。
余英時先生一九三○年在天津出生,先後隨父親住過南京和開封,一九三七年「七七事變」,父親安排他回老家安徽潛山官莊避戰亂,那時他七歲,在鄉下讀私塾。十三歲那年,發生一件大事,當時潛山官莊駐紥桂系軍閥的一個營,營長杜進庭貪贓枉法欺壓百姓,余先生聽鄉親投訴,內心憤怒,竟動筆寫了一張很長的狀子,雖然只是洩憤,但不幸被營長勤務兵察覺,引起軒然大波。營長派人抓捕,幸而他去了外地,後來回鄉,聞訊躲到親友家中,避過一難。

 

(如欲閱讀全文,可到「網上商店」購買下載版,或到各大書報攤購買印刷本。)

文章回應

回應